人生大翻转 看见蓝天白云

人生苦吗?张惠理觉得最大的劫难都已遇见,苦算什么?
生命脆弱吗?张惠理了然生命犹如风中之烛,就在呼吸之间;
当人生大翻转,犹能看见蓝天白云,张惠理深感幸福依然在身边……

周日清晨七点多,马路上的车辆稀稀落落,张惠理驾驶改装过的汽车载妈妈和满车的环保资源来到达迈花园慈济环保点(Damansara Damai Recycling Point)。

环保点靠近马路,每月的第三个周日,慈济志工利用没人使用的行人道空间充作回收资源之处。马路两旁种植绿油油的参天树木,即可为环保点遮挡阳光,也成了惠理最爱的景点。

张惠理在环保点最爱凝望树梢间的湛蓝天空和朵朵白云,这是他心情最“悠闲”的一刻。 【摄影:杨文辉】

环保日当天,惠理和妈妈总是第一个到来。原名曾群好的张妈妈协助惠理坐上轮椅后,她就会拿出扫帚打扫飘落在行人道上和马路旁的枯叶。打扫干净后,志工也陆续到来。

◎ 为世界付出微小力量

“师兄,早!阿弥陀佛!”惠理看见志工顾德才,马上熟络地打招呼。而德才拿起小凳子就坐在他对面,听他分享生活点滴和所见所闻,讲到兴起时,笑意在惠理嘴角绽开……

当资源渐多,德才和其他志工都忙着分类,坐在轮椅上的惠理就会帮忙拿绳子将大支装的各类塑料瓶串起来,绑在一起,这是他唯一能做的事;即便如此,他也感到快乐,因这小小的动作代表了他回馈的心念,让他感受到自己也在尽力为大地付出微小的力量。

每每,惠理在等待志工递来塑料瓶时,他就会凝望树捎间的湛蓝天空和朵朵飘荡的白云,呼吸含着清新树叶味道的空气、看着马路上车来车往和走过的行人;他透露,此时是他心情最“悠闲”的一刻。

原来,惠理每周有三天要洗肾,没有洗肾的日子常要到医院复诊;平日接触最多的是病床,闻到最多的是药水味,唯有环保日,他才能暂时抛开所有的病痛,尽情地看看蓝天白云,看看周遭的世界。

惠理回想十多年前,当志工带他到斯里白沙罗一环保点(Bandar Sri Damansara (1) Recycling Point)看看。也从那时开始,惠理每月一次到环保点做环保;七年前,慈济在他住家附近成立达迈花园环保点,他就转移到这里来做环保。七年来,除非病倒进医院,否则,每月必定风雨无阻的和妈妈前来。

不计较自己能做多少,只在乎是否用心在当下、真心去做!这是惠理做环保的心得,而积极、乐观地面对病痛,好好度过每一天则是惠理对人生所抱持的心态。

张惠理身残心不残,哪怕只是坐在轮椅上,拿绳子将塑料瓶串绑在一起,他也觉得快乐。 【摄影:杨文辉】

◎ 十七年的补助不中断

回首一路走来的岁月,惠理没有怨恨,只有淡淡的惘然,只因早在二十八年前,他就感受到命运多舛;尽管屡遭不幸的人生总在风雨中坎坷前行,但他别无选择。

他无法忘记,1991年1月,他和亲友共车从北马返回霹雳和丰(Sungai Siput)老家,途中不幸发生车祸,夺走同车三个亲友的生命,自己侥幸逃过死神的召唤。不料,同年6月,朋友驾驶摩托车载他,再次发生车祸,朋友不幸往生,而他也因脊椎骨断了三节,影响到神经线,导致下半身瘫痪,那年,他才二十一岁。

“两次与死神擦肩而过,我活了下来却失去自理能力,连大小解也要妈妈帮忙;我拒绝朋友来找我,不想让他们看到我的残疾……”

他记忆犹新,那段日子总觉得生无可恋,以为坐在轮椅上就什么也做不了。呆在家里整整五年,直到有一天,在吉隆坡做送货员的哥哥带他到吉隆坡散心。两人在熟食档口吃早餐,遇到一位坐电动轮椅的身障人士,对方听他谈及在家对着四面墙壁过苦闷的日子,遂鼓励他去美门残障关怀中心(简称美门中心)学习生活技能和手艺。

目睹对方坐轮椅在人群中来去自如,惠理深感羡慕。当下,他想起自瘫痪后,便靠妈妈和弟弟照顾自己,尤其妈妈除了要割树胶养家,还要日夜照顾他,身心俱疲。他于心不忍,觉得不能一直拖累妈妈,成为妈妈一辈子的负担,便决定寻找可以自立的生路。当时,美门尚未在霹雳州设立中心,他便申请到吉隆坡甲洞的美门中心来学习。

来到美门中心,惠理目睹没有双脚的身障朋友利用双手上下床、连上下轮椅也没问题;原来只要掌握双手力道的窍门,身障者也能自理。

不想成为妈妈一辈子的负担,张惠理靠双手,自己从轮椅挪移到床上,尽管行动艰难,他坚持要靠自己。 【摄影:杨文辉】

搬进美门中心住,惠理努力学习用双手克服行动上的障碍,也学煮饭、洗衣、料理日常生活等,他更勇于走出大门,到菜市场买菜,甚至学做手工艺品。

当他能自理后,美门中心帮他申请到一辆三轮摩托车,经改装后让他学习驾驶摩托车。从此,他可以单独驾摩托车到医院复诊,也可以驾摩托车到处兜售手工艺品。

惠理在美门中心过了两年时间,当他靠兜售手工艺品已能赚取生活费,遂离开美门中心,和朋友合租房子,过着自力更生的生活。

“很多人会怜悯我们这些身障者,以为我们很可怜。其实,我们和正常人没有两样,我们一样可以正常生活、可以靠劳力赚钱,可以驾驶摩托车到处去旅行,去看看不同的风景。我们一样可以活得很快乐。”

原以为日子可以安然地过去,不料在2002年5月,因肾脏出现萎缩,动了三次手术都没办法疗愈,不得不面对洗肾的厄运,他没有怨天尤人,也没自暴自弃,只是默默地接受命运安排。

◎ 人生还是值得庆幸

当获悉要一辈子洗肾时,惠理深知已有妻儿的哥哥和在外国的弟弟都是打工一族,薪水仅够糊口,无法长期承担他的洗肾费,惠理唯有寻找支援的管道。惠理从报章上获悉慈济是慈善团体,便根据报上的联络电话,亲自拨电提报,希望能得到慈济的援助。慈济雪隆分会接获提报后,即安排慈济志工探访,经过了评估及讨论,慈济开始补助他的洗肾费。

“我洗肾已十七年,慈济补助我也有十七年。我很感恩当我无法再去卖手工艺品时,慈济除了补助我洗肾费,也补助我生活费,让我能安心地生活下去……”

洗肾后的惠理深感身体越来越多病痛,他细数,曾经动过两次甲状腺手术,可惜都无法根治,至今仍需要每天吃药来抑制病情;两只手臂和颈部皆动过瘘管手术;颈部也因长粉瘤动手术,导致伤口流血不止及痛楚难当,需要天天到医院洗伤口……

除此,惠理也患有气喘病,身边一定准备两三瓶支气管扩张剂;而遭受细菌感染进院更是常会发生的事。他曾试过呼吸不顺至喘不过气,连开车去医院也没有力气,唯有召唤救伤车来载他进院。

惠理很感恩一路走来,都获得家人、亲友和慈济的帮助,陪伴他度过不少难关。十七年前,惠理因洗肾而无法支付房租,也曾借住哥哥家一段时期,后来,亲友让他借住目前的屋子,他才得以和妈妈一起住。

十年前,当他没力气驾驶摩托车时,哥哥毫不犹豫地把自己的汽车让他使用。他也很庆幸在还未发生车祸前,已经考获汽车的驾驶执照。当汽车经过改装后,他很快地重新掌握驾驶盘。自此,不管是洗肾、复诊或载妈妈去看医生或来环保点,他都是开车往返。

下半身瘫痪的张惠理驾驶经改装过的汽车,以实际行动证明身障者也能过正常人的生活。 【摄影:杨文辉】

瘫痪二十八年,洗肾十七年,惠理不觉得人生苦,他坦言经历无数病痛,早已不知苦滋味了。他只知道,身体是一年不如一年,越来越衰弱,抵抗力也大大降低。然而,他不担心也不害怕,因经历过最大的车祸劫难,他觉得人生再也没有跨不过的难关。

自洗肾后,惠理尽管没有体力和精神去寻找昔日的伙伴,也无法自由自在地去游玩了。但每月还能与志工一起做环保,还能看看蓝天白云,他觉得自己的人生还是有价值的。

◎ 佛法洗涤心中苦

七十五岁的张妈妈陪在惠理身边已十多年了,自从决定离开家乡来照顾惠理时,她就已经没打算再回家乡了,因为,惠理更需要她。

张妈妈细数每天要做的多项事情,要帮惠理冲凉、处理惠理的排泄物、煮饭、洗衣、做家务等。惠理去洗肾,她也陪伴在侧;惠理住院,她就留院照顾。平时,惠理出门,上下车都需要她帮忙扶一把,而将轮椅放进车后座或从车后座拿出来也是她的工作。

“当年那场车祸,惠理在医院昏迷了几天,医生也说不知会不会醒来?我那时很害怕。幸好他终于醒来了,虽然瘫痪,但一条命算是捡回来了。”

育有三名儿子的张妈妈感叹孩子们年幼时,丈夫就往生了,靠她替人割树胶,含辛茹苦把孩子养大。她心疼三个儿子十多岁时就辍学工作,而惠理的瘫痪更成为她心中的痛和牵挂。

曾经一度要割胶又要照顾惠理,让张妈妈积满了压力和心怀不平,晚上常睡不着觉、泪流满面地自艾自怨。在极度悲苦中,她去佛堂听师父讲经,开始听不懂,后来,明白到佛法所说的因缘果报,了然业障来临就得面对。

“我要开心一点,不能一直积压那些很苦的事。上天既然给我贫穷的家庭,惠理又遭遇不幸,我就要接受,我不能倒下,我若真的倒下,惠理怎么办?我不舍呀!”

佛法如清水,洗涤心中层层苦,张妈妈只要心中感到郁闷,就到佛堂听经,帮忙打扫佛堂、和佛友闲聊,久而久之,心中的苦逐渐减少。

张妈妈还未从家乡搬来吉隆坡时,每年除夕,惠理和哥哥都会回家乡过年。当时,已接受洗肾的惠理还能自己驾驶摩托车从吉隆坡回去和丰。两百多公里的路途,停停走走,往往要耗费三个多小时才回到家。有一次,他身体不适,依然坚持驾驶摩托车回家和妈妈团聚。

张妈妈见了格外心疼,遂叫惠理不必回家乡过年,由她来吉隆坡和孩子们团聚过新年。后来,眼见惠理身体虚弱,需要有人在身边照顾,便决定留下陪伴惠理。

◎ 身心清净不再苦

张妈妈回想前尘往事,语气充满了对惠理的不舍。但她感到欣慰的是在吉隆坡接触到慈济志工,也因而有机会在家里安装大爱台,听闻佛法、聆听证严上人开示。张妈妈也从志工带来的《慈济世界》月刊里,阅读上人的智慧法语。自此,她犹如找到精神食粮,也深刻感受到上人的慈悲与大爱精神,她常以上人所讲的佛法来开解自己。

“上人说您苦,别人更苦,我就明白了,还有很多人真的比我们更苦。上人说,要讲好话、要做好事,我都记住了。”

张妈妈笑眯眯诉说,有一年参与慈济举办的岁末发放,看见志工待他们这群照顾户如贵宾,夹菜递水,服务周到,让她感到心头暖乎乎的。在现场,她看到各族照顾户手持竹筒扑满、列队将竹筒里的铜板纸钞倒进大瓮里,她深感好奇,便问身边的志工。志工说起上人创办慈济,三十位家庭主妇日投台币五角买菜钱做救济的竹筒岁月,她听了感动不已,马上领养了一个竹筒扑满。

自那刻起,张妈妈上菜市场买菜,就特地将铜板(零钱)留着,带回家投竹筒。竹筒满了,她就将竹筒交给志工,或趁慈济举办岁末发放等活动时,带来投进大瓮里。尽管竹筒里都是铜板,但倒进大瓮时,却聚少成多,满满的一大瓮铜板纸钞,可以帮助不少人呢!

张妈妈常说,证严上人的大爱是帮助全世界,而她能做的只是一点点。但每次投下一点点,她就觉得很开心,因为,清贫如她也能做助人的人。

张妈妈也很喜欢做环保,在环保点,她体会到四肢健全、身体健康是何等有福报的事。她笑言,自从做环保后,惠理脸上的笑容变多了,而她更是身心都觉得清净,不再有苦。

张妈妈很感恩十七年来,志工每月都会来关怀他们,而只要家里有什么需要,志工就会伸出援手给予修修补补,她觉得所有的志工就如家人,没有隔阂,都能掏心谈心。

2018年的岁末祝福感恩会,张惠理在台上,面对逾千名会众,为妈妈奉上一杯热茶,感恩妈妈的照顾。 【摄影:李贵业】

2018年12月16日,惠理和张妈妈受邀到吉隆坡慈济静思堂参与岁末祝福。在台上,惠理除了分享自己的人生故事,鼓励大家在面对病苦时要勇敢接受,他也把握因缘,在一千多个会众及志工面前,恭敬地奉上一杯热茶给妈妈喝,并给了妈妈一个大大的拥抱,尽管送给妈妈的只有两句话:“谢谢妈妈十多年来的照顾,妈妈辛苦了。”然而,他那无法言喻的感恩之情却表露无遗。

张妈妈透露,惠理为她奉茶和送上拥抱,让她深受感动,但在感动之余,她也默默发愿,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让自己永远身体健康,这样,她才能陪伴惠理岁岁年年……

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