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朵玫瑰Vs荣董 见证挚爱

什么礼物是最浪漫的爱之见证?对许少秋来说,投对方所好、让对方心花怒放就是最美好的礼物; 但对叶晓娥而言,她需要的不是形式上的浪漫,她渴求的是具有价值和意义的礼物。因这份执念,少秋送她一份很特别却又不属于个人的大礼物……

 

住在乌鲁雪兰莪县(简称乌雪)新古毛(Kuala Kubu Bharu)的许少秋(惟宇)和叶晓娥(虑寰)是对同修,也同是教育英才的老师;十多年前,当两人情投意合成为情侣时,却不曾像时下的年轻人般懂得制造惊喜、追求浪漫。只是有一年晓娥生日,少秋心血来潮,想给晓娥惊喜的浪漫,他遂买了九十九朵玫瑰花送给对方。

少秋是第一次买玫瑰花送给女友,显得兴奋又期待。他万万没想到,晓娥收到花的那刻,却不感动也不欢喜,反而埋怨他花了几百令吉买花,她坦言,若将这几百令吉存起来反而比送花更让她开心。而收到这一簇玫瑰花,令她徒增烦恼,因玫瑰花一朵朵凋谢了,她还要花时间处理,制成干花……

浪漫破灭了,少秋自此不敢再送晓娥礼物。即便两人在2002年组织小家庭后,少秋也不曾再送什么礼物,直到2019年,他送晓娥一份大礼物,这份礼物虽然不属于他俩,却让晓娥笑得合不拢嘴……

◎ 每个月口袋空空

“2018年,我从杏坛引退,适逢2019年筹建慈济国际学校义卖会的因缘,我把执教了三十七年所得到的恩俸金捐献出来,为晓娥捐一个荣董,也为自己捐一个荣董,如此的决定,我觉得很值得,晓娥也满意,毕竟能付出爱心是一种福报,而我终于没有送错礼物给她了。”少秋朴实的脸容露出笑意。

虽说钱财是身外物,但钱财却是少秋曾经万分渴求的东西,并曾多年浮沉在万字票<注1>博彩的苦海中,为求一夜间发达而迷失了方向……

来自贫困家庭的他有三个哥哥和两个姐姐,承蒙父母的疼爱和兄姐的成就,他是家里唯一有机会上中学的孩子,也因为自强不息,进而考上师训学院。

即便能顺利完成学业,但求学之路却坎坷,少秋犹记得,念国中时,由于校方没有开办中文班,他便努力自修这科。他也曾在赴考MCE<注2>华文科资格的路上,遇到电单车抛锚,他咬紧牙根推着电单车来到一间修车店,向店主借来一辆电单车,继续赶往考场。

皇天不负有心人,少秋终于凭着中文单科考试的成绩,顺利进入槟城斯里槟榔师训学院(Maktab Perguruan Sri Pinang)。毕业后则被派到森美兰州的利民济新民华小(SJK( C ) Sin Min, Gemencheh.)执教,他记得刚执教时,薪水只有五百零吉,又因不懂得理财,导致每个月都两袖清风、口袋空空。

钱不够用时,少秋有了要一夜发达的梦想。追溯过去的某一天,一位手提鸟笼(笼里有一只鹦鹉)的锡克籍算命师来到门前。对方表示鹦鹉会给有缘人“真字”。结果少秋信以为真而被迷惑,就此与万字票博彩结下不解之缘。

1985年,心脏衰弱的妈妈不幸往生。为了要看妈妈的风水地,少秋与兄长便到坟场查看,在那里遇到一位相识、专门经营黑市万字票的朋友,当时,他心血来潮,便向对方下注,结果中了五千令吉,让他暂时解决了一些财务上的困境,也令他产生了人无横财不富的念头。于是,他经常都大胆地下注五十令吉大、五十令吉小的万字票博彩。

“如果幸运得话,中一次就能平白获得二十五万令吉。所以我把心一横,就一直'博'下去。然而,事与愿违,终究是'博'一次失望一次,再也没有中奖。 ”

许少秋(中)在年轻时曾到泰国参与短期出家,因而对佛法中的种种人生道理有所领悟和启发。 【照片:许少秋提供】

少秋的妈妈往生后半年,年老的爸爸因不舍老伴的离去,郁郁寡欢下无疾而终。短短数月内失去双亲,少秋深有‘子欲养而亲不在’的悲痛,也让他自责和愧疚没有能力及时让父母安享晚年。

直到有一天,意志消沉的少秋无意中看到一个短期出家的讯息,为了尝试让身心得到释放和解脱,他便报名参加去泰国短期出家的活动,过后几年内又去印度、尼泊尔追寻佛陀的足迹,也曾在槟城极乐寺参与短期出家,借此希望能得到治愈内心丧亲之痛的灵方妙药。

接触佛法,少秋才明白佛法原来是教导大家“诸恶莫做,众善奉行,自净其意”。尽管心里的愧疚无法一下子祛除,然而,佛法中的种种道理却能渐渐慰藉心灵。

1991年,少秋为了想转换环境,便申请从森美兰州转到雪州执教。官员问他要选什么地方的学校时,他不知怎的就选了偏远的乌雪县。结果被派到该县的峇冬加里(Batang Kali)华小执教,在那里,他和刚巧从吉胆岛(Pulau Ketam)调回来的晓娥成了同事。

1994年,少秋在吉隆坡菩提书局,受书局老板推荐,请购了证严法师的《静思语》卡带和书籍,当他翻开《静思语》,在一句句智慧的法语中,他终于找到了开解心中愧疚的解药。

“上人的静思语'利用父母给予的健康身体去行善,就是对父母最好的报答',这句话如当头棒喝,把我敲醒。我那时就发愿,如果有机会,我会好好去做利益众生的事,以报答父母的恩情。”

这个愿代替了心中的遗憾,也令少秋一直很期待可以为众生做点事情。

◎ 断除发横财的欲念

因“静思语”的因缘,少秋因而参与慈济的教联会,由于他常送静思语卡带给同事,包括晓娥也常收到。两人因一起参与教联会的活动而渐渐投缘。接而在1996年底,两人连同学校的校长及老师参与了第一届的慈济教师干部研习营,回台湾寻根和见上人。

“记得回台时,上人送给随行的组员一人一个莲花灯。灯里镶了六粒相思豆,上人还说,你们知道这是什么吗?要记得我!”晓娥提起二十多年的往事,一幕幕犹历历在目。

晓娥忆述,因感动上人'为佛教、为众生'的悲愿,她和少秋欲投入做志工,然而,回来大马后,两人因机缘巧合,各自上大学深造,便将当志工的心愿搁置。后来,两人大学毕业后被派到乌雪县不同的国中执教,几年后,又从不同的国中兜兜转转到同间中学。

许少秋(前排右三)和叶晓娥(前排右四)在执教的学校相遇相知,进而成为情侣。 【照片:许少秋提供】
1996年12月9日,许少秋(后排左一)随马来西亚教师联谊会成员回台,在花莲静思精舍与上人合影。 【照片:许少秋提供】

2002年,少秋和晓娥共结连理。当时晓娥的爸爸已患有高血压,糖尿病,翌年更不幸的还患上柏金森症和肾病,必需洗肾,后病情严重到截肢地步,因而迫切需要亲人照料。

晓娥的妈妈早已因病往生,兄妹们都住在外坡,晓娥义不容辞的把爸爸接来家里,她很感恩少秋也愿意与她承担照料爸爸的责任。

晓娥在照顾爸爸长达七年的岁月里,她和少秋都抽不出时间参与慈济活动,直到爸爸在2009年往生后,他俩才在2010年再与慈济续前缘,并于2012年接受培训而受证成为上人的弟子。

缘深不怕缘来得迟,他俩投入慈济后,对静思语教学更有心得。他俩虽在国中教书,但只要有机会,两人都不放弃用静思语来当教学素材。少秋在多年的静思语教学中,发现静思语不但能深入学生们的心,同时也能让他从中有所体会和感悟。

“结婚后,我还抱有侥幸心理下注万字票,直到我看到上人的静思语'行善造福,福报自然会涌现。福是自己做来的,而不是求来的',我顿时茅塞顿开,心想自己下注那么多年,也不见横财就手,反而失去了辛苦赚来的钱财。所以,我从此就不再赌了。”少秋腼腆地说,他庆幸有静思语浸润心田,才断除他发横财的贪念。

◎ 误会有钱的家庭才会幸福

“我不求横财,我觉得钱财是要靠自己赚来的。”晓娥听少秋抖出往事,不由哈哈大笑。她坦言自己的性格和少秋迥然不同,少秋严肃、不苟言笑,她则性格开朗,但对于花钱,她则比少秋谨慎。这一切源自小时候,她常看到父母为钱财吵架而让她误以为有钱的家庭才会幸福。

晓娥犹记得,妈妈曾继承外公留给她的产业,然而,因爸爸不会理财、也不懂得做生意,常常面对亏损而让妈妈把产业一份份卖掉来补贴;两人为此而时时吵得不可开交。

晓娥每每看到父母为钱财吵架时,她就巴不得自己一下子就长大,可以赚钱给父母,以换取家庭的平静。

后来,晓娥的妈妈因病逝世。当时已出来教书的晓娥一放学就赶着去教补习,每月得到的补习费比当老师的薪水还高,她不舍得花费,全部存放起来。她总觉得身边有钱才有安全感。

“我拼命赚钱,也拼命存钱,但每每爸爸需要钱周转而向我开口时,我不忍心让爸爸失望,所以存有多少钱都会悉数给他。”晓娥虽感无奈,却不怨爸爸,她尽量节省过日子,不舍得吃不舍得玩,因而曾被家人取笑为人很吝啬。

晓娥笑着表示,她的节俭延续至今已成习惯,因此她从不要求逢年过节或什么纪念日都要收到礼物,至于学校放假,一些同事会选择到外国旅游,她不但不羡慕,反而喜欢在家看看书、做做园艺、烘培蛋糕面包等。

◎ 成为挚爱的见证

2018年10月是少秋在杏坛服务了三十七年后,光荣退休的日子。大半生都在孜孜不倦地为莘莘学子做出奉献,少秋自认为人师表的责任没做得最好,尽力了,一切唯有随顺因缘。

卸下肩上的重担,少秋也获得一笔恩俸金,虽然他将这笔恩俸金存放银行当定期存款,但却常寻思,自己结婚至今并无子嗣,留着这笔钱也不知有何用处,不如捐给慈济的国际学校,也算是对教育志业的回馈。

少秋想起在2014年随同教联会成员到菲律宾进行静思语教学时,听闻慈济志工也是退休的小学副校长姚雅美(慈淯),为了捐助吉隆坡的慈济静思堂建设基金,不惜拿出自己的恩俸金加储蓄,圆满二个荣董<注3>

当时,少秋和晓娥对雅美深感敬佩,两人都曾好奇地问雅美,何以舍得这笔钱?不怕将来没钱养活自己吗?少秋记得,雅美当时回答:“我单身寡人一个,需要用到很多钱吗?反正生不带来、死不带去,够吃够用就好!”

雅美的舍让少秋和晓娥赞叹不已。少秋不由起了效法之心,他和晓娥商量:“慈济国际学校的建设正在如火如荼的进行,2020年就要正式开课了,我们应该为这间学校贡献一点棉力。我想捐荣董,也要帮您捐荣董。”

叶晓娥(右)还保留九十年代随教师联谊会回台时的包包,包包上的慈济教联会标志依然鲜明。 【摄影:李秀君】
许少秋和叶晓娥参与社区发放活动,陪伴照顾户进入会场。 【摄影:洪清萍】

晓娥细算,捐一个荣董十二万令吉,捐两个荣董就要二十四万令吉,若真的捐出这笔钱,恩俸金也没了呀!晓娥心里马上变得不踏实。她和少秋商量,不如少秋自己先捐一个荣董,而她再教四年书直到了荣休日,到时她自己也能拿恩俸金来捐。但少秋执意要送她这份礼物,并提醒她说:“万一无常来到,我们都走了,这笔钱要去哪里?即使我们拥有这笔钱,没让钱发挥作用,有钱也等于没钱。”

晓娥回想这几年随同教联会成员,到台湾慈济学校进行考察多次,曾听上人说起办学就算亏本也要做,当时她感受到上人对教育理念的坚持,也明白好的教育可以影响个人,家庭甚至整个社会。

晓娥这几十年在教育岗位上,看到教育界的一些光怪陆离景象,也看到静思语教学对学生的影响。曾有学生离开学校多年后,遇到她还会高兴地背诵静思语,也有的会分享说,如果没有老师用静思语来教导他们做好人、做好事,今天可能还在糊里糊涂的做人。

好的教育难寻,好的学校一定要护持。晓娥想想两人往后的生活也用不了太多钱,何况少秋心心念念想做好事,她应该给以支持。她不希望万一真的发生什么事而捐不到这笔钱,少秋一定会有遗憾,甚至会怪她。

于是,晓娥遂和少秋达到共识,定期存款满一年后就领出来捐给慈济。 2019年10月,少秋如约将定期存款领出来圆满两个荣董,当他将慈济发出的收据当礼物交给晓娥,晓娥欣然接受。

晓娥笑吟吟地表示,这份礼物不仅让她感受到少秋对她的挚爱,而且在慈济国际学校开课前捐出,正好表达了他俩对莘莘学子的祝福和期许,是一份意义殊胜的大礼物。

退休了,圆满了心愿。然而,少秋没有因此而停下付出的脚步,他把时间及精力都投入在环保志业。

三年前,有志工借出位于乌鲁音峇鲁一间二层楼的屋子充做慈济环保站时,少秋就承担起慈济乌鲁音峇鲁环保站站长的职责。每天都驾半小时的车程到环保站付出。去年,他和晓娥到吉隆坡一带的环保教育站参访学习后,两人毅然决定将环保站转型为环保教育站。

许少秋在2018年退休后就投身在乌鲁音峇鲁环保教育站,这里成了他和妻子叶晓娥的第二个家。 【摄影:李秀君】

两人将原本只是摆放资源的屋子间隔成两个部分,前面一进门就是教育区,往后面走就是摆放衣服、日用品和电器等的惜福区。

由于明白环保教育的重要性,因此,少秋将慈济宣导环保的资料打印出来,张贴在墙上,形成一幅五彩缤纷、生动、会说话的环保展示图,从四大不调、气候变迁、海洋污染到如何做环保,最后则是强调茹素救地球、关爱动物……

另一侧展示了慈济环保缘起和理念的看板,最特出的是在宣导瓶瓶罐罐十指口诀的上方有一个大圆钟,那钟不是用来标示时间,而是要告诉大家再不做环保、再不茹素就来不及救地球了。

晓娥也利用屋子旁边的空地种菜、种黄梨、香蕉等,她期待着小小的菜园也是无声说法之处,可以鼓励人人吃菜吃水果而放过动物。

虽然这个渐渐具规模的环保教育站因冠状病毒疫情而暂时不开放,然而,同修俩已做好准备,等待疫情过去,这里将是他们的另一个讲堂;所讲的不再是书本的知识,而是关乎地球和人类的命运……


备注:
1. 万字票:博彩是一种数位型彩票游戏,要求在0000-9999共一万个号码中选择号码投注,每次开奖23个号码,根据所中的号码对应具体的奖金。
2. MCE:全名是Malaysian Certificate of Education,是一项针对教育者的能力认证测试。
3.荣董:上人于1986年8月16日,花莲慈济医院开幕的前一天,为了感恩“赞助”建设医院的善心人士,只要捐款台币一百万元(马币十二万令吉),就颁发慈济荣誉董事(简称荣董)聘书,获得聘书的人就是慈济荣董。后来,凡需要筹募建设基金,如建静思堂、医院、学校等,志工就以捐荣董为目标,抛砖引玉,凝聚更多力量来成就。

 

Pin It
Tags:

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