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走不出来 我们走进去

赖金合中医师为难民检查意外跌倒后长期疼痛的膝盖,细心为她针灸通脉,并拔罐和按摩。 【摄影:简嘉辉】

2019年11月3日,慈济在文良港社区举办了一场难民义诊,为附近的难民提供中西医的医疗服务。 这场义诊动员二十九位医护人员,嘉惠了二百六十一位来自各国的难民,其中以索马里难民居多,其次是缅甸难民。

 

◎ 义诊是及时雨

当天的义诊服务包括了西医、中医、牙医、复健、营养咨询及配药;现场也备有基本医疗和卫生常识讲座。环保志工也把握因缘设立一个环保宣导区,让难民认识可回收的资源和社区环保点的所在地,希望他们也可以一起来耕耘。

难民扶老携幼前往义诊现场,登记处人潮络绎不绝。 【摄影:简嘉辉】

根据文良港索马里(Somali)社区领袖亚迪(Mohamed Abdi)告知,有将近一千户的索马里亚难民聚居在文良港。除了祖国动荡不安的局势,有些难民也因为健康出了状况,漂洋过海到大马寻求更好的医疗服务,但诸多因素令他们很难得到适当的医疗帮助。

看诊对难民来说是一种奢侈,能免则免。很多难民因只持有寻求庇护证件,未拥有联合国难民卡,也无法工作,基本生活需求都无能为力,更别说看医生。

因此社区义诊犹如及时雨,暂且为他们的解除病苦。志工考量到交通亦可能是难民的负担,所以当天安排了三辆小货车,为他们提供免费接送服务。

义诊的目的除了是为社区难民提供医疗服务之外,也希望能借此推广吉隆坡慈济义诊中心,让难民有需要时,可以到义诊中心看诊。

◎ 中医新体验

登记处的桌子备有三种不同颜色的号码牌,西医、中医或牙医的服务。普遍来说难民都选择看西医,中医对难民来说是个新体验,都不太敢去尝试。

一位护理人员为了鼓励难民看中医,走入病患群中,透过翻译员去询问病患的症状。 “请问你们有腰酸背痛、关节痛或麻麻的感觉吗?”

来自叶门的难民尤丝拉(Yusra Ali Saif Salem)第一次体验中医针灸医疗法的,惊吓的心情溢于言表。

来自叶门的难民尤丝拉第一次体验中医针灸医疗法的,惊吓的心情溢于言表。 【摄影:谢爱芬】

尤丝拉说今天早上要起身时,觉得身体很重,起身很慢;针灸过后,感觉轻松了许多,她开心地说:“中医真的很神奇,我现在感觉好多了。”尤丝拉表示医疗费用对难民来说是一个很大的负担,生病只服用止痛药来暂且舒缓,日复一日,治标不治本。通过当天的义诊,尤丝拉得知吉隆坡慈济义诊中心会为难民提供义诊服务,这对难民来说是个天大的喜讯,以后生病再也不必靠止痛药了。

坐在赖金​​合(济嵘)中医师前的另一位难民说:“自从跌倒过后,我的膝盖就很痛,只好用护膝来舒缓疼痛。”她露出膝盖,只见膝盖是被护膝紧紧包扎着,她说: “没有护膝,我是不敢出门的。”

赖医师细心为她针灸通脉,并拔罐和按摩,希望能促进局部循环来舒缓肌肉与酸痛僵硬的问题。起初她很害怕,数分钟的治疗后很满意医师的拔罐和按摩,还要求再来一遍!为了答谢赖医师,她以华文道出了“感恩”,大家都因为她的真诚而笑了。

◎ 难民的心声

包着蓝色头巾且带着黑色面纱的安然(Amran Ali Farah),透过翻译员将自己的身体状况娓娓道来,原来她有肩膀酸痛和腰部疼痛。盛汉江医师耐心地为她看诊,针对症状提供了一些药物,也安排她到慈济义诊中心验血做进一步的诊断。

“还有哪里不舒服吗?”她迟疑了一下,说:“这几天,小便感觉有点痛。”翻译员说她不好意思讲。

盛医师说:“这是普通的尿道发炎,按时服药就可以了。不赶快治疗,以后会更复杂哦!”安然点点头。

领了药物,安然走出来,如释重负,整个人轻松起来。她说:“这边一点,那边一点的小病痛已经困扰着我一段时间,影响我的睡眠和心情,但不知道要向谁诉苦?今天很幸运,能遇到这么好的医师,有人关心很好,我相信我一定会好起来的。”
 
阿杜拉(Abdullah) 陪伴邻居来看诊,也充当翻译员。一场部落冲突的爆炸意外事故造成他的左眼瞎了。

来到义诊现场,看到众多的志工和医护人员牺牲假日为难民付出,阿杜拉说他无法形容内心的感动。

阿杜拉(左)陪伴邻居病患(右)来看诊,也充当翻译员。一场部落冲突的爆炸意外事故造成了这位病患的左眼移位,也因此而瞎了。 【摄影:简嘉辉】

“在索马里亚,不同部落常常会互相攻击,所以大家过着惶恐的生活。今天来到这里,看到马来西亚住着很多善良的人,要有好日子,真的要学习这种精神。”

他表示很多索马里亚想到马来西亚寻求庇护,因为这里很平安,但没有难民卡、无法工作、生活没有保障,日子还是很苦。虽然身在异乡,但难民一样渴望正常的生活,所以他希望联合国难民署可以关注这个问题。

阿迪是索马里亚族群团体的领袖,他尽量帮助难民解决生活上的需要,但医疗这块他确实无能为力,能为他们做的很有限。今天的义诊为难民开启了这一道门,他期待义诊服务会持续办下去,好让难民在生病时不会面对求助无门的困境。虽然吉隆坡慈济义诊中心为难民提供义诊,但他还是会担心交通费以及被执法人员取缔。

◎ 能付出是福

一位单亲难民妈妈,两脚严重弯曲,脚已不能负荷体重,只能靠轮椅代步,她带着两位女儿来看诊。

第一次来义诊付出的曾祥俊小儿科医生为这三母女看诊,发现九岁的大女儿遗传妈妈,患上先天双脚弯曲症,两只小腿往内弯。

曾医生表示这种病例是需要时间和人力去跟进的,幸亏有义诊中心做后盾,母女俩可以去做更深入的检查,找到更好的治疗方案。

曾医生觉得看诊过程最大的挑战来自于语言不通和翻译人力不足的考验,这不但延长了看诊时间,间中亦会错过一些关键的线索。曾医生认为最实际的方法,就是让难民孩子接受教育,这样他们可以掌握好英语和马来文,不但利己也利他。

曾医生今天特休假半天来参与慈济义诊,他表示:“每个人都有事情在忙,但遇到这么有意义的活动,有因缘,来做就对了。”

马慧贞医生来自马大医学院,主修家庭医生。她感慨迁往马来西亚的难民日渐增多,希望透过义诊让难民在医疗方面有个依靠。

马医生觉得义诊和医院看诊是两种截然不同的体验,难民个案复杂很多,因为他们需要多方面的辅导,身为家庭医生,这是给自己一个很好的学习平台。马医生认为“行善不能迟”,来日会更积极参与慈济的义诊活动,让生命不留白。

守护健康是人医会的使命,人医会药剂师叶淑樱希望透过这次的义诊来大力推广慈济义诊中心。当难民的健康亮起红灯时,慈济也是他们的选择之一,让在异乡的他们,健康更有保障。

 

Pin It

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