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事啦 他是我爸爸

放学后,十四岁的陈之贤不是找同伴玩乐,他放下书包的第一件事就是趋前问候坐在轮椅上的爸爸陈寿登,应爸爸当下的需求为他服务,如抹身、清粪……这是他每天除了学校功课外的“另类功课”,他的孝行获慈济颁发“孝悌奖”。

“爸爸,您有什么需要?”

“爸爸,您想吃什么?”

放学后,十四岁的陈之贤不是找同伴玩乐,而是来到妈妈刘凤群的工作地点,再拨电回家,询问爸爸有哪些需要,他再设法带回去,这是他每天的例常工作。抵达家门、放下书包的第一件事就是趋前问候坐在轮椅上的爸爸陈寿登,应爸爸当下的需求为他服务,如抹身、清粪……把爸爸安顿好,子贤才得以松一口气,坐下来用午餐、做功课。

日复一日,重复同样的照护工作,这是之贤每天除了学校功课外的“另类功课”,却也是他一个甜蜜的负担。

不在意爸爸病痛来时无理的责难、留守医院陪伴爸爸、在家替他清洗伤口、从轮椅上抱上抱下,不善言辞的之贤对本分内该做的这些事只轻轻地说了两个字:“责任。”【摄影:吴志忠】

◎ 打零工兼职赚零用

陈寿登二十三岁那年被诊断出罹患家族遗传性糖尿病,右脚遭截肢、左脚两根脚趾因溃烂被切除,行动不便外,还需洗肾。由于工作期间没有逐月缴公积金与社险,无法获得任何社会资源的支援。原是家庭主妇的妈妈刘凤群在丈夫患病后,不得不出外工作养家。

家逢突变,陈家两兄弟陈之豪和陈之贤比一般孩子懂事,感受到妈妈的无助、爸爸的无奈,他们兼职帮补家用。之豪中五毕业,暂时在餐馆当服务生,准备申请教育贷学金,继续求学;之贤每周末、周日到附近的面店打工赚零用,闲时自动自发协助做家务。两个孩子自立自爱,让妈妈放心上班、爸爸安心养病。

之贤回忆:“自上了中学之后,就没跟家里拿过零用钱。”打零工赚来的钱足以应付自己的日常用费,减轻家里不少的经济负担。

陈之贤把打零工赚来的钱用来应付自己的日常用费,不仅如此,他平时也投竹筒,手心向下帮助有需要的人。 【摄影:文伟光】

◎ “责任”两个字的背后

不在意爸爸病痛来时无理的责难、留守医院陪伴爸爸、在家替他清洗伤口、从轮椅上抱上抱下,不善言辞的之贤对本分内该做的这些事只轻轻地说了两个字:“责任”;他认真的神情,让人读出“责任”两个字的背后承载了他对爸爸的孝、对妈妈的爱、对自己的交代、对这个家的承诺。

十四岁的孩子照顾四十五岁的爸爸,对没经过护理训练的之贤来说,是一件吃力的事,妈妈说:“他没有怨言,甘之如饴。”所谓甘愿做、欢喜受,之贤腼腆地说了一句掷地有声的话:“没事啦,他是我爸爸!”

当知道妈妈想拥有自己的房子时,之贤对访视志工透露心声:“我将来要买一间屋子给家人住。”一片孝心昭然若示。 【摄影:吴志忠】

当知道妈妈想拥有自己的房子时,之贤对访视志工透露心声:“我将来要买一间屋子给家人住。”一片孝心昭然若示。志工们赞叹连连:“他很孝顺,心宽念纯,想圆满妈妈的心愿。”妈妈更是连声感恩:“孩子这么孝顺乖巧,是我的福气!”

“百善孝为先”,一切的一切不如一个“孝”来得真切感人。 2018年12月2日的“2018慈济新芽奖学金暨助养颁发典礼”上,他的孝行获颁“孝悌奖”,之贤计划把领到的补助用在购买参考书,为来年“中三评估(PT3)”做最好的冲刺。

Pin 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