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我喜欢的事 我的第二个家

距离淡边一小时车程的马口(Bahau)卫星市环保站,有多重前身:两次在花园住宅区、两次在店屋、离马口十五分钟车程的马身(Mahsan )不等,还有更早的,已不复印象,真正落脚的是2004年在马口卫星市住宅区的草地一隅。
慈济志工聚集在马口卫星市环保站做环保。【摄影:邓遂嵘】

马口第一颗志工种子谭学正(济泊),因台湾九二一大地震、上人认为孩子的教育不能等,汇集全球爱心,动员志工十万余人次,短期内重建五十一所学校而感动,于2000年一头栽入慈济团体。虽无法参与希望工程,却积极推动社区环保,认可这也是社会教育之一,想成立常态性环保站,却“孟母多迁”。

“资源多,无处安放,当天回收的就要赶着载去给回收商;资源太多处理不来、被官员投诉。成功租到店屋,店屋后来售出,回来卫星市,有人免费提供空间给我们,还是因资源堆积问题被投诉,一再搬迁,最后来到这里。”谭学正娓娓道来,不胜唏嘘。

2003年,时任国家房屋及地方政府部长拿督黄家定积极推动环保,在马口花园住宅区盖了一间民众会堂,其中有一小空间,交给住在附近的谭学正协助推动环保。一年后马口社区一名活跃的印裔领袖加卡纳登(Jaganathan A/L Sinna)告诉他,可否把这空间让给他,作为印裔学生的补习中心,他在另一边的草地盖一间10×15方尺小小的储存间给他,马口卫星市环保站才真正有了固定的“家”。

◎ 卫星环保站有人气

谭学正和太太经营的幼儿园,就在储存间斜对面,夫妻俩顺理成章成了马口卫星市环保站的环保志工。小小空间分阶段进行扩建,陆续美化,还开辟了小小的友善菜园。

2004年,住在马身的黄金珍(慈泉)看见卫星市环保站人丁单薄,主动结识谭学正,与夫婿李公文(济涌)加入环保志工行列;获悉没有交通,谭学正一直载着她和夫婿做环保,后来和他们同步到台湾受证成为慈诚委员。

“别小看从马身到马口、短短十五分钟的距离,他载了我们十五年,还常常载我们从马口到淡边去接受培训。很感恩有他,陪着我们一起走菩萨道。”

黄金珍个性活泼外向,结识许多好朋友,加入志工行列时,把身边十多二十位好友陆续带来做环保。其中2007年加入的环保志工陈天生(惟生),及2012年加入的林亚香(虑瑛),也是黄金珍接引进来的。

2015年10月的马口卫星市环保站,资源堆积,大家忙着回收分类。 【摄影:谭学正】

回想最初做环保的草创期,黄金珍笑说,她和先生来这里“锄草”,将外人看来好像“垃圾屋”的环保站慢慢整理起来,当储存间充斥着回收资源,屋外则充满着笑声,她和朋友在一旁搭起遮阳帆布,躲在帆布内分类资源;下大雨则寻找地方躲雨,小小空间慢慢有了人气。

后来,林亚香从事产业发展商的儿子,将旁边凹陷的土地填平,扩建了第二个储藏间,地方政府搭建遮阳棚,这里开始举办各项活动,如美食品尝、或邀书法家教写书法;其中一面墙还保有对方题写静思语及赏心悦目的画为祝福,这时社区民众开始云来集,也是环保站最热闹的时期。

近期,谭学正在环保站篱笆绑上宝特瓶,做成围墙,一来是解决宝特瓶过量的问题,二来是为遮阳隔热,同时为环保站做代言宣导,最后是预防铁丝篱笆再度被剪坏。

◎ 全身投入老有所用

近几年,七十五岁的黄金珍,健康出现状况,她的朋友也各忙各的,没到环保站付出;但是年纪更大的夫婿李公文全身疼痛,无法久坐或久站,视线也模糊了,只要回收车一来到,他还是上车,唯恐谭学正“不要他了”。

李公文全身疼痛,无法久坐或久站,视线也模糊了,但仍然对环保不离不弃。 【摄影:邓遂嵘】

虽然说话有些颠倒,但是只要考考他分类物件,他都能准确回答,例如黑白纸和杂纸一定要分开,因为回收价不一样,他说:“分类没做好,回收商不收怎么办?慈济是靠这些环保的钱,拿来帮助贫穷……”

护持太太的李公文见证说,太太怕脏,最怕人抽烟及看见烟蒂,但是为了做环保,她戴上手套还是做下去;而他则学习到调和声色,对人说话要和气。

退休前是木工的陈天生,开始是每月在马身环保定点付出,后来知道有卫星市环保站,每星期六日早晨,卖完包子和糕点以后,只要没有割胶,都会定时来这里付出。

他和李公文一样,很喜欢卫星市环保站,这里有一处收纳民众回收物的“物品摆放处”,避免回收物被淋湿或破坏,这是他发挥巧思做的;还有一些木制架子,将回收物整齐收拾不杂乱,也出自他的手。

“我心想,如果生活没有问题,能全身投入更好。”

陈天生在环保站发挥所长,把握付出的机会,经常埋头苦干,或留意到哪些缺漏,默默补上。【摄影:邓遂嵘】

五年前丧妻、今与妹妹同住,环保是寄托,不愿让日子白白度过。他在这里能发挥所长,也有付出的机会,经常都是埋头苦干,默默补位。

“我很胆小,不是担心别人眼光,而是不会与人吵架。”他笑说,参加慈济久了,更发现自己个人习气慢慢浮现,例如不耐烦的脸色和声色。他说:“很多人事纷争,都是来自人心,因为我们的眼睛常常看到别人不好。我很喜欢慈济四神汤(知足、感恩、善解、包容),虽然很老调,却很受用,也不容易做到。”

◎ 小贩中心结缘素食

“我就坐在我最喜欢的位置。”八十岁的林亚香,骑着自行车来到环保站,专选没人承担的福田,例如拆解电缆线;时间到了,她总是说,多做一会儿再说,永远是比谭学正早一个离开环保站的人。

她因为在黄金珍家看见静思语,很喜欢而主动来到卫星市环保站报到,放下“富中之富”的身份,在街上捡回收物,街坊责问儿子:“为什么给妈妈去拾垃圾?你没有给妈妈零用钱啊?”孩子了解原因后都很支持她说:“妈妈喜欢就好。”

街坊朋友们,如果和她一起晨运,都会笑她“跑步不专心,我和你跑步,你每次都弯腰(捡回收物)。”她智慧回应说:“弯腰礼佛,多好呀!”久而久之,他们也和她一起捡拾,也会把回收物带去环保站。

八十岁的志工林亚香,骑着自行车来到环保站,专选择没人承担的福田,例如拆解电缆线,仍甘之如饴。【摄影:邓遂嵘】

从小学佛,长大后茹素,参加慈济后知道素食和环保息息相连,可以救众生、地球,对子孙都好。因此动念想要让家人吃素。孩子们喜欢在居家附近的小贩中心喝茶聚餐,她就动手煮他们喜欢吃的素食,带去小贩中心一起参与,孩子们起初看他煮东西去,觉得好笑,也有小贩问:“今天初一(十五),你为什么带素食来?”她说:“我要鼓励大家吃素啊!”后来,那些小贩改说,“Aunty来了,我们就不用做生意了,因为有免费餐吃。”

“有时炒面,有时炒米粉,有时做糕点,做个三几盆过去和大家结缘。也没有估计份量,家人、邻居谁要来吃都可以,吃完就算了。”

一个月两天供养素食,与街坊邻居结善缘,小小的动作,数年下来,她成功劝身边一些人吃素。亲友看她家庭环境很好,并不欠缺什么,还是愿意这样来付出,知道她在做好事,家庭才会和谐,都很信服,也愿意和她一起做。

“上人叫我们要做千手千眼、救济苦难的菩萨;我不怕辛苦,只怕没有能力做。”这是八十岁的她,爱的宣言。

淡边马口卫星市环保站,运作至今十五年,虽然小小的,人数也不多,却是当地唯一的常态性环保站。来到这里付出的志工人数不多,都一一被珍惜,一个带一个,让环保站成为他们心中的第二个家。

Pin 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