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语良师最后一堂课 揭开身体的奥妙 

要提早发现病源,就需从教学开始。 “无语良师”自愿于往生后,将大体捐予医学院作为解剖、教学之用,在生命的最后,仍然奉献大爱,造福人间。
2019年5月4日,居銮联络处于举办了一场“无语良师”讲座会。一百四十位大德与志工出席,聆听由马来亚大学医学系无语良师中心的志工讲解及分享。【摄影:刘宝聆】

“希望未来的医师比较有爱心和耐心,尽量用我的身体去学习,宁可学生在我的身上划错千万刀,也不愿以后在病人身上划错一刀。”这是一些无语良师期待的遗言。

2019年5月4日晚上八时,慈济居銮联络处举办了一场非一般身教的“无语良师”讲座会。七点三十分开始,就陆续有来自巴罗、丰盛港、加亨、峇株巴辖、新邦令金,以及居銮的民众与志工出席。来自昔加末、已捐献大体的方国荣之家人,特前来居銮支持与聆听,由马来亚大学医学系无语良师中心的三位志工,为大家讲解及分享。

马大医学系无语良师中心志工莫泽文,与大家分享大体捐赠的课题,希望有更多的民众了解。【摄影:刘宝聆】

一百四十位听众,让现场座无虚席,热闹不已。主讲人莫泽文一上场就问:“多少人已经做好了自己的人生规划?是否有对自己的临终做好准备?”他表示现今社会的人,比较熟悉“器官捐赠”,但这仅适用于年轻及健康的人身上。在东方社会,用于医疗培训的大体捐赠活动并不常见。

无语良师用生命来献礼,他们是不会说话的老师,没有目地和祈求,舍身的良师,他们透彻生死,无私奉献,以身示教。无语良师自愿于往生后,将大体捐于医学院作为解剖、培训、研究及教学之用。讲师解剖时,医学生从旁观察与学习,详听老师的解说,增进医学知识及操刀技术。

刚毕业于医学系的余家乐当晚也分享道:“感恩无语良师方国荣老师给了我实习的经验,因为在马来西亚的各医学系大学,是没有实体学习研究。所以当我参与了这个计划后,得到前所未有的体验与信心。”她也感谢方老师的太太郑金绒老夫人及家人,特地前来给予支持及再次道感恩的机会。

◎ 最后的大爱奉献

马大的“无语良师工作坊”为期八天。大体需要三天时间解冻,医学生在这八天里必须全程照顾大体老师,包括为老师净身梳洗。工作坊前会进行启用仪式,感谢老师们跨越种族、宗教,大舍无求,无私奉献的精神;也希望能通过实体学习研究,培养未来医生的同理心、爱心及耐心,让学生拥有专业与人文兼具的医学教育。

解冻后的大体仍可以保持肌肉的弹性,除了血液不流通,心脏不再跳动,没有呼吸及低温以外,大体几乎与活生生的人体无异。他们不再是冷冰冰的大体,而是一个个有名字身份,温暖人生故事的“无语良师”。

大体老师一般往生后必须在八小时内送抵马大医学系无语良师中心并完成急速冷冻。有关的费用如交通、送灵及火化等一切由校方负责。在大体抵达大学那天起,参与的学生将负起照顾老师的责任。学生和医生一般上不认识捐赠者家庭。学生必须在活动前访问大体老师的亲戚和家庭成员,以便了解老师的爱好、个性及生活史。之后学生将向所有的培训医生介绍他们的大体老师。

在问与答环节,大家踊跃发问,由马大医学系无语良师中心行政主任谢添荣为众人一一解答。【摄影:刘宝聆】

马来亚大学医学系无语良师中心,以大体老师作为医学生和医生提供外科培训,包括教学用途、模拟手术、医师的培养、科学研究和人文素养用途。 2012年马来亚大学医学院参考台湾慈济大学之运作模式,成立无语良师中心作为医学培训单位。在2018年里,共有六百九十四名医学生及医生参与了这项工作坊。

医学人员有四天的应用时间学习研究,一般能够提供给三至四组不同科系的医生及研究人员共同研究。工作坊结束后,他们会缝合大体,净身并穿好衣服,举办感恩仪式给予老师祝福,最后进行简单且庄严的送灵仪式再火化。

在一个小时的问与答环节里,大家踊跃发问,主要把问题围绕在宗教、费用及信托人上,由马大医学系无语良师中心主任谢添荣为众人一一解答。他还解释了器官捐赠及大体捐赠这两种义行的不同点。

谢主任也请有意愿捐赠大体的会众,在签署捐赠表格前,必须清楚了解为什么要做大体捐赠。接下来必须获得家人的认同,因为捐赠文件要有两位信托人签署,而一般是至亲。若是大体老师往生后,其中一位成员忽然反对,大体就无法捐赠。

精彩的说明和分享会于十点结束。出席者从中得到许多资料,期许众人在未来往生离开人间时,能妥善应用身体化为良能,造福人间,留下美好的典范。

大体老师的太太郑金绒老夫人,当晚出席聆听,同时也鼓励及叮咛医学生余家乐同学(右)不要辜负老师的期望。【摄影:刘宝聆】
Pin It
Tag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