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八年陪伴 阴霾散去展笑颜

坐在地上,皮肤黝黑六十九岁的朵菈莎玛,一见到志工来访便露出灿烂的笑容,亲切地招呼话家常。 然而,2002年志工初见她时可是一点笑容都没有,开口闭口总是埋怨孩子不闻不问,如同被遗弃的老人。到底是什么力量让她重展欢颜呢?
十八年的关怀,让朵菈莎玛重展笑颜,每次都期待志工的来访。左为志工黄爱媋。【摄影:颜玉珠】

孩子呱呱落地,为人父母都期待年老后能与儿孙共享天伦。然而非事事皆能如意,朵菈莎玛(Tholasiamah A/P Sarady)年轻时被先生家暴,之后又外遇,抛妻弃子另组家庭。生活所迫,虽不忍但选择将其中一位孩子给人领养,自己独自扛起养育三位孩子的责任,到处去大户人家帮人打扫和洗衣,含辛茹苦将孩子一个个拉拔长大。怎知,一位孩子上工第一天便发生工作意外往生,两位孩子各自嫁娶不同宗教信仰者,导致孩子的家容不下她这位母亲。

独自在外租屋生活,当时她有工作能力,生活无碍,但2002年原本身体就有很多的病痛如哮喘、高血压等,再加上双脚时常疼痛,无法负荷工作,没了收入。屋漏偏逢连夜雨,当年6月在回家途中遭人打抢,身上唯一的金链及耳环、身份证等全被抢走,身无分文的她,经过慈济马六甲分会遇到上班的职工,协助带她到警察局报警及送回家,才开启与慈济的因缘。

◎ 克难的家 因心中有所期待

志工初次上门关怀,映入眼帘的是一间矮小的屋子,说是屋子其实是储藏间,不仅空间狭小闷热,下雨还会淹水,连基本的厕所和供水设备都没有,只能到屋主家或外面商店借用厕所,而使用水则透过外接的水管取水。志工不舍她的处境,慈济便开始介入关怀并给予生活补助。

屋子矮小闷热,居住环境又不佳,朵菈莎玛双脚疼痛不良于行,无法外出,但她却知足惜福。【摄影:颜玉珠】

每次到访,朵菈莎玛总是埋怨家人的不是,脸上全然没有笑容。志工除了开导,也建议她搬家换个有品质的居住环境,并劝她到医院做进一步的脚部治疗。志工每回劝解,然而她有自身的考量说:“我现在仍然可以自己生活,如果手术休养,谁来照顾?如果需要长期卧床,谁来照料?”

即便志工建议她搬到安养院可以有更好的照护,她都一一回绝。她排斥住进安养院,即使这个窝不甚理想,终究让她有个家的依归。而且这个住处距离女儿家不远,或许期盼着有天女儿懂得找到回家之路,能常来看望她。

“当初曾想要帮她另寻住处,但她婉拒。外人觉得这里生活克难,但这里已是她的家,虽然每次都抱怨孩子,但从不抱怨生活环境。”长期关怀的志工黄爱媋(慈弥)不舍地表示。

◎ 长情陪伴 安生活安身安心

然而这些年来,朵菈莎玛的女儿遇到麻烦才会上门找她,孙女需要她当保姆照顾曾孙或是有困难也才会上门,没有一个亲人是真心诚意来探望她。她感叹地说:“没有要求子女天天来,但偶尔都无法做到。当孩子出生,母亲总是担忧孩子,一天不知道要看几次、抱几次;长大了,女儿成为人母后却忘记母亲为她付出的爱。”

她也不断抱怨,每次都要她老人家打电话,孩子才会协助办事,从未真正关心过她。孩子们也从未想过带她出门走走,或是团聚吃饭,也不曾接她去家里小住几天,完全忽略她这位母亲的存在。

多年来,志工不间断关怀着朵菈莎玛。【摄影:陈佳声】

反观志工每个月亲自来探访,互动中了解她生活所需,主动从环保站找来合适的二手电视、橱柜、床单、床垫、风扇等送她,知道她脚痛无法出门采买,还会贴心地买食物来给她,这分情比家人还亲,也逐渐感动了她。

“孩子是我生的、养的,慈济志工与我没有血缘关系,但是我的人生如没有慈济,真的不知道怎么活下去,可能命早就没了!”

朵菈莎玛言谈中充满感慨,无亲无故却比亲人还亲的志工,成为她老年的依靠。尤其近几年来,双脚疼痛无力已无法支撑站立,长期只能坐在地上,或是拖行,或是爬行移动身躯,几乎无法再出门。困在这小小的屋子里,然而她脸上的笑容却越来越多,抱怨声也越来越少。

◎ 放下执着 心开意解起欢喜

志工赖桂兰(慈熠)表示,志工在关怀陪伴的过程中不断开导,时常以佛法的因缘果报观来开解,同时也让她了解世间还有许多苦难众生,还有更多人比她更苦,慢慢地引导她放下执着。

志工赖桂兰时常上门关怀朵菈莎玛,以佛法因缘果报开导她,让她逐渐放下对家人的埋怨与执着。【摄影:颜玉珠】

另外,志工也适时引导朵菈莎玛,让女儿有机会行孝。例如,有些时候她请志工载她去女儿家,想请女儿协助办一些事情,或是载送她去采买物品,志工会请朵菈莎玛打电话给女儿,让女儿明白母亲的需要,协助处理或是亲自上门来接送。即使现在女儿仍无法主动且时常来探望或是关心​​她,但至少与女儿仍保持联络,偶尔也能见上一面,请托的事也会协助处理。

逐渐地,谈话间朵菈莎玛不再陷入埋怨中,而是开心地与志工叙旧聊天,心情越来越开朗。赖桂兰见证分享说:“每次来访,打开门一定看见她笑脸迎人。”

“桂兰,你太瘦了要多吃点。”朵菈莎玛继而看着自己肥胖的身躯说:“奇怪,我没有吃什么,怎么瘦不下来!”逗得志工笑开怀。现在的她喜爱与志工谈天说笑,也唯有此刻小房子才充满人气,传来话语声、嘻笑声。

◎ 知足惜福 将爱延续与传递

即使人生不如意,晚年行动又不方便,独居的朵菈莎玛却仍用心将家打理得干净整齐。志工皆一致赞叹她的精神,并自叹自家都比不上,如此井然有序,赖桂兰附和说:“投入慈善个案关怀多年,很少看见病痛者如朵菈莎玛,如此用心打理生活环境。”

朵菈莎玛不被病痛所困,坐在地上蠕动身躯或是爬行慢慢移动身体,双手拿着扫把一点一点地清扫,双脚膝盖因长期与地板摩擦而长出厚茧,但她依然每天勤做打扫。黄爱媋表示,她对生活非常知足与惜福,以前还有能力外出打包和采买蔬果。现在无法出门就以干粮、罐头等果腹,偶尔请女儿采买新鲜蔬果,从未要求更多物质或其他补助。

独居的朵菈莎玛双脚无力难以站立,因居住地方狭小,无法以轮椅代步,只能爬行移动。【摄影:颜玉珠】
朵菈莎玛坐在地上移动身躯,拿着扫把一点一滴清扫,每天用心将家打理干净,不畏病痛所苦。【摄影:颜玉珠】

朵菈莎玛指着柜子说:“这个是爱媋师姊和先生前几天搬来给我的,有空间我就可以整齐收纳物品。有时他们也会打包食物或买东西给我,志工是真正关心我,了解我的需要,我真的很开心!”

每个月志工送来补助金,朵菈莎玛也会主动拿出马币十令吉捐出。只因从志工口中得知,自己获得的补助金是来自十方大德的爱心善款,她便主动表示也要为穷苦者尽一点心力。从当初捐出马币一令吉,到后来主动说要每月捐十令吉,“只要省一些,我还是可以帮助人”,不因生活困境,而限制她付出的心。

“我往生了,这些家具和物品都要捐给慈济。感恩慈济帮助我!”

十八年的关怀与陪伴,志工除了协助朵菈莎玛安住生活,也解开她心头上的结,对人生有了不一样的体悟。即便后期面对身体的病痛,依然乐观以对,安住身心灵,同时感动于志工的付出,将接收到的爱再传出去。

2019年12月1日志工上门关怀,并安排12月29日岁末发放当天接送事宜,她开心地透露,已邀约儿女,孩子们表示会载送她并带孙子、曾孙一同参与。透过此机会,难得四代同堂吃顿团圆饭,或许是每年最期待之事。年年期盼出席,她欢喜地说:“很热闹,和许多人一起吃饭庆祝新年,又有精彩节目观赏,我很喜欢!难得有机会出门,当然更要把握。”

多年来,朵菈莎玛(前排左一)参加了多次的岁末发放,总羡慕别人一家子一起参与,庆幸一路走来,还有慈济志工陪伴。【摄影:李经志】
Pin It

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