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亮代表我的心 妈妈之爱无怨悔

陈妈妈(右)搂着小女儿陈嘉宝(左),两人将彼此的爱定格在镜头里、永存心中。 【摄影:杨文辉】

“妈,我爱您!”简单的话语从陈嘉宝口中吐出,让旁观者倍感温馨;然而,陈妈妈听了却难忍泪水,她抱住嘉宝,泣不成声地祈求着:“您一定会好起来!您一定可以的……”;母女互相为对方擦拭泪水,并亲热地依偎着,将彼此的爱定格在镜头里、永存心中。

“您问我爱您有多深,我爱您有几分,我的情也真,我的爱也真,月亮代表我的心……我的情不移,我的爱不变,月亮代表我的心……”

六十二岁的陈妈妈(原名黄亚真)一句句引导二十九岁的小女儿嘉宝唱起脍炙人口的经典歌曲〈月亮代表我的心〉,两人互相对望地唱着,当唱至这二句“轻轻的一个吻,已经打动我的心”,陈妈妈吻了嘉宝脸颊,望着嘉宝露出甜蜜笑容,她蓦然泪如雨下,哽咽地再也唱不下去;嘉宝看到妈妈哭了,也跟着哭了。

志工知道陈妈妈心中有说不出的苦,便让她抱着嘉宝,尽情发泄;哭了一会,陈妈妈擦拭泪水,强忍激动的心情,再次引导嘉宝将整首歌唱完。一曲终了,陈妈妈有点赧然地说,这些年来,没有人来陪伴她们过中秋。而自嘉宝瘫痪后,她也没有心情度佳节,今天,志工的到来让她真心感受到温情,可是,面对嘉宝,她又感到心疼,她此刻的心情只能用悲喜交集来形容… …

◎残酷命运系母心

2019年9月8日,志工拎着食物上门,与陈妈妈、嘉宝共庆中秋佳节;大家除了陪伴母女俩吃饭外,也带来应景的纸灯笼和月饼。陈妈妈获悉志工是因为听她说起多年没庆祝中秋节了,便趁中秋节前夕,过来陪她们吃饭、聊天,不由满心感激。

志工为了让嘉宝不忘妈妈的爱和无微不至的照顾,便切下一小片的月饼,递给家宝,让她喂妈妈吃;陈妈妈吃一口,也喂嘉宝吃一口,母女间的浓浓情意感动了一旁的志工,大家起哄要嘉宝唱歌给妈妈听,陈妈妈遂选了嘉宝之前爱唱的〈月亮代表我的心〉。

志工趁中秋佳节,拎着食物上门与陈妈妈及陈嘉宝庆中秋。大家起哄要陈嘉宝唱歌给妈妈听。 【摄影:杨文辉】

原本是充满诗情画意的一首歌,没想到却让陈妈妈感触不已,欢愉的气氛变得有些伤感,志工纷纷安慰陈妈妈。陈妈妈摇头表示:

“我每天都希望这只是一场噩梦,醒来后一切都会变得和以前一样,可是,我每天都很失望,因为这是现实,改变不了嘉宝目前的命运,我真的很害怕……”

陈妈妈害怕嘉宝会一辈子要坐轮椅、一辈子都无法流利地用语言表达、一辈子都不能自理,她每每想至此就深感绝望,觉得嘉宝很可怜也很不幸,更害怕自己万一不在了,嘉宝怎么办?种种的牵挂和不舍全写在她忧愁的脸上。

◎粉碎安享晚年梦

对陈妈妈而言,人生过了半百,该是享清福的时刻,但嘉宝的一场手术粉碎了她安度晚年的计划。

陈妈妈诉说自己的前半生充满了坎坷,十多岁的花样年华就向往爱情而结婚,二十岁就生下大女儿,后又陆续生了次女、三男及嘉宝。一家六口原本过着安定的生活,但十多年前,不幸婚姻破裂,她逼得要独自抚养四个孩子。

为了生活,为了年幼孩子的学费,她毅然远赴新加坡,在当地餐馆工作,幸好当时大女儿已经出来社会工作,二女儿也可以照顾弟妹,让她能安心地在异乡打拼。

“那时,每两个星期就有休息日。休息日前夕,我便搭乘巴士回家,帮孩子们收拾房子,陪他们聊聊天,隔天又搭乘巴士去新加坡。虽然很劳累,可是,挨到孩子们一个个都毕业了,也都出来工作,我就觉得不苦。”

陈妈妈伤感地透露,当嘉宝中五毕业,也找到售货员的工作时,她觉得自己责任已了,便辞去新加坡的工作,回来家里和孩子们团聚。可是,她回来后不久,就发现嘉宝时时喊头痛。

那年,嘉宝才十八岁,看过医生都没发现有何不妥,便以为是工作压力或是用电脑太久而导致。当时嘉宝屡受头痛及月经不调之苦,也因而影响到每份工都做不久,但陈妈妈以为嘉宝偷懒,不肯认真工作而找借口。

嘉宝的头痛越来越严重时,她会将头仰得高高的,陈妈妈以为可能是颈椎不舒服引起头痛,便带她去针灸,找中医调理;虽然吃了药,头痛有好转,但没多久又再复发,如此反复发作,大家也习以为常

直到三年前,嘉宝头痛频密,甚至严重至呕吐,更曾经晕倒。已经出嫁的姊姊们见状不妙,便劝妈妈带嘉宝去做详细的脑部扫描。赫然发现嘉宝脑部有一粒宛如网球般大的肿瘤,急需即刻动手术,否则会有生命危险。

陈妈妈即刻陪嘉宝到中央医院治疗,原以为动了手术,嘉宝就会恢复健康,没料到,由于肿瘤太大,无法一次过切除干净,动了两次手术后,也没法完全切除,尚有二十巴仙的肿瘤留在脑部。

尽管在动手术前,医生已分析过可能发生的后遗症,但陈妈妈意想不到的是,嘉宝在手术后,不但上半身瘫痪,双脚也无力站起,需坐轮椅;左眼布满血丝,右手失去举起的能力,听觉也受损,让陈妈妈更难受的是,嘉宝似乎也失去部分记忆,连语言的表达能力也消失,无法正常讲话,只能用“是”、“要” 、“好”等单字来回应。

“嘉宝动手术后在加护病房足足两个月,性命是保住了;检验结果也幸好肿瘤是良性的,可是,她的病痛却没有停止过,她曾发生面瘫,嘴唇歪斜,幸好针灸一段时间后才慢慢好转。背部也因生褥疮,伤口太大,要用大腿肌肉来补……”

陈妈妈忆述三年来,嘉宝病情没什么起色,除了会用尚能使力的左手吃饭外,其他都不能自理。陈妈妈不否认自己时刻都在紧张、焦虑中度过,最揪心的是嘉宝在动手术时被取掉部分头颅骨,至今尚未能重置回去,因医生建议等嘉宝会走路时,才做重置头颅骨手术。

◎复健之路真难走

“我不知道嘉宝什么时候会走路,这三年来,她常常躺在床上,变成体重一直增加。嘉宝本来是很爱美、身材纤瘦的女孩,现在却因没有头颅骨导致头部凹陷、左眼也斜视……”

陈妈妈喃喃地说嘉宝曾经去读美容课程,也喜欢打扮美美,她最大的梦想就是替自己、替别人化美妆,可是,残酷的病痛却夺走了她的梦想。陈妈妈懊悔当初没有早点带她去进行脑部扫描,若及早治疗,相信不会变成现在这模样。

未动手术前的陈嘉宝是个爱美的女孩,上过美容课程的她喜欢打扮美美,也希望能替其他人化美妆。 【相片:陈妈妈提供】

陈妈妈哽咽地诉说这三年来,每天日夜要照顾嘉宝,身心疲惫,尤其嘉宝体重也从五十公斤增加至七十公斤,她已无力抱她起床,每次要带她去冲凉,就必须等待同住的儿子回来帮忙;要出门去医院复诊或去做复健,也需要儿子协助。甚至换纸尿片也要儿子帮忙。

曾经带嘉宝到楼下去吹吹风,看看风景,可是,陈妈妈总遇到旁人异样的眼光及好奇的询问,她听了很难受,便选择待在家里。她也对嘉宝的病情进度缓慢感到灰心,甚至对这个世界越来越绝望,总觉得人间无情,她曾经想放弃自己,但看到嘉宝却又不舍得。

“我觉得这条路很难走,我不知该怎么办?我心里很苦也没有倾诉的人,两个嫁出去的女儿各有家庭,也无法帮忙照顾嘉宝,我真的很辛苦很累……”陈妈妈真心地表示,若不是在这个时候遇到慈济的兄弟姊妹(志工),她也不知道自己还能支撑多久。

因缘就是如此奇妙,陈妈妈在今年八月初,遇见一位邻里,对方见她照顾嘉宝很吃力,便鼓励她找慈济,也许志工可以帮助到她。结果,该热心的邻里主动去和住在附近的慈济志工谈起,几位志工便相约上门了解情况,获悉陈妈妈的困境后,便决定寻求慈济人医会的协助,希望透过医疗团队能给嘉宝实际的帮助。

◎ 黑暗中看到曙光

陈妈妈很感恩在她最沮丧时,志工带着医疗人员上门;除了有医生及中医师到来为嘉宝看诊外,物理治疗师庄月玲及语言治疗师陈川雄(济闻)也愿意上门为嘉宝做复健。

当庄医师鼓励嘉宝用左手拉着绑在床尾的长绳,学习从床上坐起来,陈妈妈惊讶嘉宝试了几次,竟然可以做到,她以为嘉宝只能躺着不动,翻身和坐起都需要别人帮忙。庄医师也叮咛陈妈妈每天协助将嘉宝的双手和双脚伸直弯曲,可强化肌肉及避免肌肉萎缩。

陈妈妈不讳言,要从床上把嘉宝抱上轮椅,是一件很吃力的工作,也常因此扭伤腰部;庄医师向陈妈妈示范抱嘉宝的正确姿势,让陈妈妈了然抱上抱下原来也要有技巧,同时,庄医师也鼓励嘉宝捉住门口的铁花,学习从轮椅上站起来,让双脚踏地,慢慢学走。

除了月玲常来帮嘉宝做物理治疗外,陈川雄也以图片和手势测试嘉宝的认知能力,发现她还具有基本的认知能力,透过图片,她能讲出是什么,她也能数出几根手指头;虽然语言不流利,但只要不断详细及重覆地引导,她也能讲出简单的句子。

物理治疗师庄月玲(左一)指导陈妈妈(右而二)如何协助陈嘉宝进行脚部的复健。 【摄影:杨文辉】
语言治疗师陈川雄(左)用简单的手势测试陈嘉宝的认知能力,发现她还具有基本的认知能力。 【摄影:杨文辉】

川雄教陈妈妈在日常生活中,避免让嘉宝用简单的是或不是来回答,尽量要嘉宝说出要做的事情,比如要去刷牙,需要引导她说出:“我要刷牙,拿脸盆”、“我要去客厅,看电视”,如此不但能增强表达能力,也能提升句子的重组能力。

经过月玲频密上门为嘉宝做复健,陈妈妈看见嘉宝也很努力的听从医师的话,会自己做简单的复健动作,她不由深感激动,她相信嘉宝还是有希望复原的。

医师在为嘉宝治疗,志工也不忘送上关怀,志工特地找来一台小型的康复训练脚踏车,让嘉宝踩踏练习脚力。同时,志工也会引导嘉宝说完整的话语,并鼓励她用左手画画,尽管嘉宝只能画出一些线条,志工还是给予大大的赞赏,逗得嘉宝开心地笑。

志工找来一台小型的康复训练脚踏车,让嘉宝透过踩踏练习脚力。 【摄影:杨文辉】

在互动过程中,志工发现嘉宝的记忆并没有丧失,她会记得曾经去过热浪岛,看见妈妈哽咽流泪,她会说:“妈,不……哭!”,而不管陈妈妈帮她做了什么,她也会说:“妈,我……爱……您!”。令志工惊讶的是,嘉宝也记得她爱哼唱的歌曲,她会边思索边哼唱,有时会在志工热烈的掌声里唱完整首歌。

“为了鼓励嘉宝,我们答应等她好一点,我们会带她去公园走走;等她真的能走路了,我们带她重游热浪岛。她听了,很开心地一直笑!”

常陪同医师前来的志工谢瑞玲最爱看到嘉宝脸上的笑容,她常和陈妈妈说,嘉宝有医疗团队陪伴,一定会好起来的。志工也会进行居家安全评估,除了确保家居风险减至最低,也为嘉宝安装一些方便做复健的设施,方便嘉宝在家做复健。

陈妈妈坦言,自从慈济人来到她家后,她犹如在黑暗中看到一道曙光、在绝望中找到了希望。尤其是嘉宝现在会说一些简短句子,也会自己动动手脚,她深信,天无绝人之路,嘉宝一定会康复的。

志工的送爱行动温暖了陈妈妈的心,她形容此刻心情是在黑暗中看到一道曙光,在绝望中看到希望。左一为常来陪伴的谢瑞玲。 【摄影:杨文辉】

“嘉宝,答应我,不要整天躺在床上,不要偷懒做运动,妳要靠自己,妈老了,没有力气了,也不能照顾妳一辈子,妳要快点好起来,妳会好起来的。妳要听话!好吗?”

在花好月圆的佳节,陈妈妈心心念念只求嘉宝康复。志工问嘉宝要对妈妈说什么,嘉宝望着妈妈,很努力地说出:“妈,辛苦了!妈,我爱您!”

陈妈妈牵起嘉宝的手,在她手背上吻了一下,嘉宝欢喜地加上一句:“妈,我会加油!”;陈妈妈喜极而泣,说这是她最想听到的话,她真心希望嘉宝也会用'加油'来勉励自己重新站起、开始新的人生。

志工临走前,纷纷祝福嘉宝早日康复,陈妈妈感动地握着每一个志工的手,真挚地笑着说:“有您们同在,我现在不感到害怕了。感谢您们愿意和我们同在!”

陈妈妈脸上的笑容顿时温暖了志工的心,大家承诺,不管未来的路多艰辛,志工愿意陪伴陈妈妈及嘉宝一起走……

Pin 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