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勇者 转苦为甘

洗肾,是一个漫长的疗程,肾友面对的不只是身心的折腾,在经济上也是一个沉重的负担。获得慈济补助的肾友——缅甸华侨杨建菊,不只提起勇气面对病痛的煎熬,更想方设法,自力更生,甚至希望不需慈济的补助、自己也有助人的能力。

清晨时分,三十八岁的杨建菊勤快地扫除自助洗衣店地上的尘埃,之后,她拿着拖把将之前客户留下的鞋印与污迹抹干净,再把每一台洗衣机和烘干机擦得一尘不染。环视洗衣店四周,确保一切经已收拾妥当,建菊收拾好工具后便驱车往另一间办公室进行每星期一次的清理工作。

一周三天在自助洗衣店工作两个小时,对于常人稀松平常,然而对有病在身的建菊来说,她必须分秒必争,不畏艰辛,把握身体还能负荷的当儿,努力工作赚取生活费和医药费。

◎ 无常示现 罹患肾病

建菊是缅甸华侨,十一年前远从缅甸嫁来马来西亚。丈夫陈金城是一名汽车喷漆工友,虽然收入微薄,但一家人省吃俭用,足以让建菊当个全职家庭主妇,相夫教子,照顾金城和三个小孩的起居生活。

无常总爱在人们毫无防备之时悄悄拜访。 2018年3月间,建菊感觉身体不舒服、无法进食,呼吸困难导致彻夜难眠。建菊到普通诊所求医,病情不但不见好转反而愈加严重。这种煎熬的日子长达一个月之久,建菊的体重逐渐下降,全身开始感觉衰弱无力;在束手无策之下,她只得到规模较大的医院验血、检验身体。

检验报告出炉了,建菊被告知体内毒素超于正常水平,医生吩咐她即刻入院洗肾,否则恐有性命之虞。入院留医让建菊心生恐惧,因为建菊的妈妈和妹妹俩分别患上肝癌与肾病,入院后就再也没有出院,直至往生。这个阴影时时困扰着建菊,她担心自己亦会步上妈妈和妹妹的后尘,所以迟迟不肯入院就医。

徘徊在“去与不去”之间,建菊最后不得不选择入院留医。躺在病床上,已先入为主的她,忐忑不安,不断交代丈夫处理她的后事及安排三位女儿的去处,但她的心里却满怀担忧与不舍,她说:“家里还有幼小孩子等着我回家,我一定不能倒下!”

历经度日如年的漫漫长夜,建菊于入院的第二天清晨开始人生中的第一次洗肾。由于一直无法接受事实,不肯承认自己已经生病,建菊回顾自己在洗肾过程中,曾经一度产生幻觉,又仿佛失去理智地将洗肾的瘘管拔除,甚至一度进入昏迷状态,口中一直喃喃自语,连家人也不认得,导致医生误以为她的脑部受创而需要检验或动手术。幸好两天后,建菊的意识渐渐恢复,方才安然无事,免了另一笔医疗费的负担。

◎ 漫漫长路 喜获援助

获悉建菊必须洗肾的消息,先生陈金城脑袋顿时一片空白、不知所措。他非常担心自己无法应付昂贵的医药费而向多方申请援助,惟都被婉拒。家人及朋友的支援与借贷,亦只能纾缓短期的困境;想到漫长的洗肾之路,夫妻俩的压力越来越大,而建菊更是终日以泪洗脸。

某日,女儿一从学校回来便告知母亲,学校有位老师是慈济志工,她可以协助妈妈向慈济提报,申请补助。原本已经放弃求助的建菊告诉女儿:“不必申请啦!我不是马来西亚公民。”

天真的女儿回答妈妈说:“这个团体也不是马来西亚的,是从台湾来的!”

抱着姑且一试的心,建菊把所需资料一一提供给老师,在一个星期后喜获佳音。她欢喜地表示:“慈济志工来我家拜访,让我看到生命的希望。”

第一次踏进案家,面对眼前的一片愁云惨雾,慈济志工周雪燕(慈闻)心生不舍。金城一脸愁容,担忧无法缴交昂贵的医药费;建菊则脸上黯淡无光,眼眶泛泪,时而担心病情、时而担心孩子……

杨建菊(左)在台上分享如何从困境重新站起来,旁为陪伴她的志工周雪燕。 【摄影:覃平福】

获得慈济资助部分洗肾费,金城深深感激,总算放下心头大石。他也感谢学校老师的协助,免费给孩子课外补习及提供交通工具,让他得以全神贯注、无后顾之忧地专心工作。

◎ 贵人提点 坦然接受

“为什么生病的人是我?”

回眸洗肾初期,建菊终日埋怨,心情沮丧至极。所幸,获得洗肾中心一位年轻肾友及时关心与安慰,才解开了她心中的枷锁。

“那名肾友劝我心存感恩,因为我只需要洗肾而非罹患癌症;若是癌症,我未必可以活下去!”忠言入耳如当头棒喝地敲醒建菊一时封锁的心。转念之后,建菊坦然面对病痛。

除了洗肾费补助,志工每个月到访,探望及关心建菊的病情和居家生活的状况,适时地鼓励,给予她精神上的依靠,成为她的后援,让她的洗肾之路不再感觉孤单。

志工每月探望及关心杨建菊病情和生活,成为她精神上的依靠。 【摄影:林妍君】

她说,“如果没有慈济,我想我挨不到今天,因为我们负担不起庞大的洗肾费。”

一直以为只有自己的同乡才是最亲,生病之后感受到慈济志工的爱护,建菊对于之前的看法完全改观。她表示,从来没有想过这些与她非亲非故的志工,能够待她如家人般关心与呵护。逢年过节,志工还会带些粽子、月饼、糕点等等来拜访她,这些关心还延伸至丈夫与孩子,让身在异乡的建菊感受到人间有情,她珍惜这一份付出不求回报的缘分。

受助于人,建菊心怀感恩之余,也表达希望能够做些散工来补贴家用,甚至期待能负担自己的洗肾费用,以便将补助金转让给其他更需要的人。她表示,获得慈济补助是她的福气,而生病时,身边的朋友时时伸出援手,令她感触良多。 “人在最需要时获得帮助,那是永远都不会忘记的。”
 
自力更生的建菊总是想方设法增加家庭收入;透过志工的协助,建菊找些轻便的零工,如简单的家庭清洁工、协助公司整理文件、上网售卖物品……虽然洗肾费造成家庭开销飙升,建菊也会将省下来的零钱,行善布施,做一个手心向下的人。 “那点滴的捐款,比起我受帮助的部分,根本微不足道。”

建菊自力更生增加家庭收入,透过志工的协助找些轻便的零工,也将省下来的钱行善布施,做一个手心向下的人。 【摄影:覃平福】

难能可贵的是,在生病期间,建菊发现孩子们瞬间长大,变得乖巧懂事,深怕吵闹声会加重妈妈的病情,丈夫亦会主动帮忙做家务。此外,除了照顾饮食,建菊亦参加社区排舞,时时做运动,她有所体悟地说:“在医院看到很多病痛与哀嚎声,那种痛不为外人所能理解,若非亲身经历,也感受不到当中的苦。现在,除了健康什么都不重要。”

一年走来,洗肾的日子并不好过,但病痛并没有将建菊打垮,反而令她更坚强。建菊的思维在志工的陪伴下,心念渐渐转向正面。孩子与丈夫是她生存的动力,四个小时的洗肾不再让她感觉是个苦差,反倒是享受独处空间与宁静的时刻。她满足于现况并珍惜和家人一起生活的每一刻,她感恩上天虽然带走她的健康,但却施予她更多珍贵的温情。

建菊笑说,要将自己打扮得美美,不要让人看到她生病的憔悴模样。其实,在闲谈之间,并没有察觉建菊有特别的装扮,倒是那一抹笑容,犹如初春绽放的花儿般,健康、有朝气!

一年走来,洗肾的日子并不好过,但病痛并没有将建菊打垮,反而令她更坚强。孩子与丈夫是她生存的动力,她满足并珍惜和家人在一起生活的每一刻。

Pin It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