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带来恐慌 爱让难民看见曙光

新型冠状病毒(COVID-19)疫情打乱大家的生活,带来巨大的经济影响,其中一些弱势家庭生活更是雪上加霜,尤其难民本来生活就不易,自从3月马来西亚实施行动管制令,生活纷纷陷入困境,截至5月求援人数突破一万五千人。
慈济志工与UNHCR合作进行补助金发放。【摄影:罗秀莲】

2016年8月,马来西亚联合国难民最高专员署(UNHCR)与慈济合作“现金补助计划(CBI,Cash-based Interventions)”专案,主要帮助短期失去收入来源,或生活遇到重大危机的难民。由于此项援助计划,UNHCR需动员大量人力,亲身走入难民家庭,评估他们所需的援助,因此借助慈济长期投入慈善的经验和志工的力量。

此专案南马协调志工许玉萍(慈纪)表示,以马六甲为例,平时大概一个月有一至两个新个案须处理。此次疫情之影响,马来西亚从2020年3月18日实施行动管制令,无法外出工作让平时以打临工或捡拾资源变卖维生的难民,生活更是雪上加霜。根据UNHCR的数据,目前在马来西亚的罗兴亚难民约十万人,占马来西亚接收的难民总人数十八万之一半以上,截至5月全马已超过一万五千位洛兴雅族难民向UNHCR或慈济求援,人数也不断在上升中。

原本UNHCR预计援助全马两千名额,但求援人数不断上升,至今慈济协助电话访问八千多户难民,援助人数不断增加。证严上人慈示,听到苦难众生求救要继续做、继续救。这段时间,难民求援或询问的电话从早到晚响不停,上人的话安住许玉萍的心,也指引她方向,她说:“如同上人所言,无缘大慈同体大悲,志工要把握因缘安贫扶困。UNHCR 是难民强而有力的后盾,而慈济就是一个拱桥,唯有两者相辅相成才能完成任务。”

“现金补助计划”专案南马协调志工许玉萍收到很多难民求援或询问的电话,也前去了解和代UNHCR发放补助金。【摄影:吕嘉嘉】

◎ 不畏毒疫情 救人为优先

4月6日至今,许玉萍收到一批批的洛兴雅族难民求助名单,自己和马六甲社工同仁随即展开电话访问,位于南马其他地区者则请慈济各据点同仁和志工协助。许玉萍说:“以前是亲自上门家访,但行动管制令期间只能透过电话一个个联络和收集资料,之后再统整、评估和审核,之后回传UNHCR做检查。”过程中,慈济与UNHCR一直在检讨、改进,适时调整作业和规范,以期提供及时、重点之援助。

随着求助UNHCR的难民越来越多,志工吴仪荣(惟端)主动承担发放组组长,让许玉萍安心做电访、联络、安排和统整资料等后勤工作,他则负责前线的发放。从原本只有两、三人一组前往发放,随着行动管制令逐渐放宽,其他志工开始陆续加入发放团队。

“之前我和志工陈温汉(济楙)去发放,被难民团团包围,感觉力量单薄。现在一群志工出现,感觉助人力量增强,难民也更加认识慈济。”吴仪荣欢喜分享。

难民居住在马六甲各地,志工透过导航一户户去发放,然而却因地点偏僻时常找不着,总是反覆电话连络才得以顺利抵达。【摄影:颜玉珠】
志工整理难民发放资料和补助金。志工吴仪荣(站立者)向其他志工解释说明发放作业流程。【摄影:颜玉珠】

每一趟发放,对于志工都是挑战,难民们散居于马六甲各地,志工通常一天最多只能拜访四、五个地方,他们的居家虽有门牌,但却不轻易被找到,每回看着手机定位怎么绕也找不到目的地,总是需要反覆沟通才能顺利抵达。志工陈玉芳(虑详)说:“原来难民就居住在我们生活四周,他们很多来此居住十多年,在这里结婚生子也不计其数。”

◎ 铁网下世界 被遗忘的人

5月21日,一组志工行车从大路驶入住宅区,导航系统带着来到住家旁小道,还未抵达目的地,有铁蒺藜阻挡着,只能下车。

这里不是强制隔离区,但居民自动把世界隔开,只供一人进出,仿佛一跨越铁蒺藜,就是外劳的世界。三位志工戴上口罩、做好防护,一人拿着导航系统、一人拿着电话聆听事主引导,一人拿着物资,寻找目的地。

这里有两户得到UNHCR帮助的洛兴雅族难民,分别是玛都(Madu)和其女婿。志工先到三十八岁的玛都家,愁眉不展的他身边有怯生生的年轻妻子,及十一岁、四岁和十六个月大的孩子。从事割草工作的他,失业两个多月,屋租无法缴付,庆幸有朋友和左邻右舍互相帮忙,三餐得以温饱。得到UNHCR的救济金,他说,先缴付三百令吉屋租,再去附近购物商场买些面粉做些开斋节糕点,剩余再买衣服给孩子,因为孩子想要穿新衣服过年。

志工到沙溢诺家,了解状况。【摄影:罗秀莲】

暂别玛都,志工来到对面女婿沙溢诺(Sayed Nur)家,二十八岁的沙溢诺得到了补助,再开口询问,志工是否能多帮助一些?原来他的十五岁妻子怀孕即将临盆,外籍人士收费可能需要三千令吉,从事割草工人的沙溢诺,平时有储蓄,但因为这回行动管制令,只能将妻子的生产费挪出部分作生活费,虽然屋租一样欠着,但积蓄所剩不多。

看着这星期就得到马六甲中央医院待产的小妻子,和无计可施的丈夫,志工边收集资料,也提供慈济联络电话,以备不时之需。甫走出沙溢诺家门,即有左邻右舍的难民迎上来说:我们和他(玛都)是同时期申请,为何没得到补助?也有在坐月子的妇女在家守候、呼叫经过的志工说,她家也需要帮忙……志工于心不忍,将资料一一照相记录并提供慈济联络电话,让他​​们有所依靠。

隔天志工送来婴儿奶粉和衣服时,沙溢诺开心分享他的妻子已于当天早上平安诞下一名男婴。志工听闻为他们一家高兴,物质正好能及时派上用场。

◎ 发放与倾听 及时送关怀

当另一组发放志工抵达现场,洛兴雅族难民便从四面八方一拥而上,一些是等待发放者,一些还在等待申请状态,一些则是闻讯赶来求助者。不管是否为今日领取补助金者,志工都先行送上防疫口罩和消毒净手液,关怀和叮咛大家防疫的重要。当亲手奉上补助金后,志工也依序纪录下大家的请求,进而了解多数人需要医疗上的协助,如长期慢性药物短缺,患病无钱求医等,以及急需婴幼儿奶粉和衣服,志工马上安排人医会医生前往看诊和筹措物质,准备明天再度前来关怀。

收到补助金,慈济也答应提供药物和奶粉,让莫尤苏(右一)夫妻俩安住心,脸上露出笑容。【摄影:颜玉珠】

莫哈末尤苏(Mohd Yusuf)一家五口,原以捡拾资源变卖维生,自从3月实施行动管制令至今完全无法外出工作,家中早已断粮,幸而邻近的住户接济,一家才得以勉强生活。

今日看见熟悉的慈济制服,志工带着补助金前来探望,谈话中获悉他的困境,马上决议明天将带着药物、孩子的衣服和奶粉等再度前来,让他和太太非常感动。太太为糖尿病患者,又患有气喘,平时前往慈济马六甲义诊中心看诊拿药,此段时间太太的药物早已用尽,只能过一天算一天,直到今日志工前来,让他们看见生命的曙光。

志工再次驱车前往另一偏远地方,可是怎么绕也找不到目的地,经过数次电话连络,终于看见远处有个身影沿着弯曲小径跑着过来,引领志工弯进一小道,路的尽头伫立着一间大房子,大房子的后院则是几户难民租房毗邻而居相互照应,没人引路着实难以找到。

其中一位莫哈末伊努斯(Mohammad Enus Sayed Hussin)是一名散工,已五个多月没有工作,欠房租两个月,幸而有善心人士送米、油等生活物质,加上自己辟了一个菜园种菜,日子才得以过下去。他忧愁地说:“大人可以饿肚子撑过去,但八个月大的孩子不可以,我需要奶粉和衣服。”

旁边的难民朋友也纷纷异口同声地表示,他们的孩子也需要。吴仪荣感触地说:“看着孩子拿着奶粉空盒,如同'望梅止渴'很心疼!”其中也有人因为医疗费用昂贵,即便妻子怀孕从未做过产检,怀孕多少个月更只能凭猜测。志工决定明天带着所需资源再度来访,陈玉芳给他们慈济义诊中心资料,交代他们往后需要看医生,可以到此处。她有感而发地说:“没钱又生病很苦,慈济义诊可以给他们一个安心治病之处。”

拜访难民,看见物质的缺乏,志工不舍逐一把握车程时间,联络环保站和在志工网络平台询问,看是否有床、床单、枕头、冰箱、衣服和用具等,可以捐献出来。

志工分类来自环保站的衣物,并根据有需要的家庭平均分配。【摄影:杨秀丽】
志工从环保站找来适合小朋友的衣服、鞋子等物品,孩子们开心地试穿。【摄影:颜玉珠】

◎ 物质和医药 减轻身心苦

5月22日,慈济志工带着苏美娟医师前去罹病的难民家往诊。她特地排开诊所看诊的时段,请同样为医生的先生协助,将前一天志工传给她需要看诊的个案资料逐一记录,准备适合和充分的药物,还不忘为孩子们准备维他命补充营养。此外,她还特地采买了白米,以及捐出奶粉公司提供她诊所的免费奶粉。志工也带来一些婴幼童的衣服、鞋子或是家庭用品等,送给需要的家庭。

首站来到阿布塔伊尔(Abu Tahir bin Adul Hussin)家,为其四十岁的妻子看病。其妻一直有精神恍惚的问题,加上罹患高血压、糖尿病,又失血造成贫血,晚上如厕跌倒数次。苏医师看诊后,认为她身体状况尚可,只是精神状况欠佳,检查和确认她服用的药物,叮嘱一定要按时服药,并定时补充营养。

苏美娟医师采买了白米,以及捐出奶粉公司提供她诊所的免费奶粉,给予有需要的难民。【摄影:杨秀丽】
苏美娟医师为阿布塔伊尔的太太看诊后,确认她有足够的药物,身体状况尚可,只是精神状况欠佳,叮嘱一定要按时服用药物。【摄影:杨秀丽】

接着,志工到莫哈默法菲克(Mohd Fafik bin Mohd Yusof)家,为他和同样皮肤红痒的孩子检查,并提供药物。苏医师还特地包装了一袋十粒的维他命C丸,提供给孩子。莫哈默法菲克的朋友也闻讯而来,请医师为他的妻子看诊,苏医师诊断他的妻子患有淋巴问题,叮嘱对方要去医院验血做进一步检查。

接着,志工和苏医师再马不停蹄地前往另一处,为深受胃病及便秘所苦的清洁工哈密(Hamid bin Samiah)看诊。他便秘了两个多月,日渐虚弱,加上失去清洁工工作,经济陷入困境,大部分时间都是酱油配白饭和水,苏医师叮嘱哈密的太太为其烹煮易消化的菜粥,补充营养,并提供药物治疗。苏医师不忘提醒志工,三天后继续追踪哈密的状况,不要让病情恶化。

疫情爆发后,哈密被解雇,幸好栖身处的酒店老板愿意让他赊账,继续住下,还不时送上生活物质。酒店老板努沙哈(Nur Sahar Osman)谦虚表示:“自己做的不多,他认识慈济多年,看见慈济是真正落实慈善关怀,救助有需要的人,令人佩服和肯定。”

努沙哈(右)认识慈济多年,看见慈济是真正落实慈善关怀,救助有需要的人,令他佩服和肯定。【摄影:杨秀丽】

医师和志工在看诊的同时,另一边志工团队继续进行发放工作,就在苏医师和志工离开的路上,志工又接到要求看诊的电话,苏医师二话不说马上答应前往,继续为病童看诊。然而志工发现需要医疗协助的人数不断增加,5月26日苏医师再度把握机会前往看诊,苏医师说:“有机会可以帮忙,就一定要帮!我们要把握因缘来付出。”

当实施行动管制令时,大家被迫待在家中无所事事时,一群群的志工却积极投入关怀难民的行动。他们不怕病毒吗? “当接获社会暗角有人遭遇断粮的危机,一心只想及时援助,早已甚过对病毒的害怕。我的手机从早到晚求援电话响不停,以前一天只需充电一次,现在日日需要充电三次,有多少人面临生活困境呀!”吴仪荣道出心声。

许玉萍一边担心援助资金短缺,一边对于援助行动似乎看不见尽头而担忧。她表示,南马至今已关怀和发放三百六十多户的家庭,UNHCR和志工将持续关怀,尽力援助难民度过生活困境。

Pin It
Tags: ,

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