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一个希望的未来 为爱的教育加分

取之教育界,回馈教育界,谢惠英捐出在教育界服务三十五年的恩俸金。 【摄影:覃平福】

吉隆坡慈济国际学校建设工程正如火如荼举行,并将在2020年1月开课。为此,慈济雪隆分会于2019年6月23日,在吉隆坡慈济静思堂及社区举办筹建吉隆坡慈济国际学校义卖会,志工及会众以捐荣董来护持,一个荣董一份力,为建校基金注入大力量。

2017年9月16日,吉隆坡慈济国际学校的动土礼受到各界瞩目和祝福;2019年5月1日在吉隆坡慈济静思堂举办的招生说明会,吸引五千多名家长来聆听。大家对这间具备完善的教育体系(从幼教至大学预科班)之学校充满了期待。

在慈济国际学校日夜施工之际,志工也众志成城,为吉隆坡慈济国际学校建校基金募款,有者长年制作小食阿杂(Acar)、酿豆腐、水饺等食物来义卖;有者缝制百衲被、做手工香皂等来募款。有者则捐一朵心莲一千令吉,有者捐一套学校福慧椅三百令吉,也有捐十二万令吉做荣董……点点滴滴全是一念护持教育的心意。响应者不尽是实业家,许多家境小康的志工及会众也纷纷响应,以实际行动给予建校基金注入大力量。

◎ 从校长到容易懂事

“以前,我常说自己是很爱笑的笑长(校长谐音);现在,我变成了容易懂事的人。因为,我是荣董。”

志工谢惠英(虑洵)一本正经地说,当她还在学校任职时,因她是一校之长,大家习惯称呼她为校长,但她爱把校长唤成“笑长”,她说,当她听到笑长就会开心地笑,若是听到校长,不免要摆出严肃的表情。

而今,当她决定捐荣董时,大家对她的舍赞叹不已,她却淡然地表示,成为慈济荣董没有什么特别含义,她甚至把荣董一词解读为“容易懂事”的人。

其实,她心里很清楚慈济荣董的由来是因为证严上人于1986年8月16日,花莲慈济医院启用的前一天,为了感谢“赞助”建设医院的善心人士,只要捐款台币一百万元,就颁发慈济荣誉董事(简称荣董)聘书,获得聘书的人就是慈济荣董。

后来,凡需要筹募建设基金,如建设静思堂、医院、学校等,志工就以捐荣董为目标,抛砖引玉,凝聚更多力量来成就。而数十年来,愈来愈多人加入慈济荣董行列,其中有不少是市井小民,大家秉持“众生平等、感恩行善”的理念,存钱捐钱成就善行。

惠英很感恩因为有荣董为目标,她才能做到大舍。当然,这一切还是因为她心心念念要护持慈济爱的教育。

◎ 许孩子一个希望的未来

在杏坛坚守教育岗位三十五年的惠英,在2017年荣休时,拿到一笔恩俸金<注>,当时吉隆坡慈济国际学校已经动土并开始施工,她便想用恩俸金圆满荣董以护持学校。当她与丈夫商量时,丈夫顾虑小儿子还未完成学业,便劝她暂把捐荣董的念头搁下。

惠英想起上人说的:“要先顾好家业。”虽然育有三个孩子,其中两个都已成家立业,但小儿子还在读书。于是,她听从丈夫的话,没有当下捐献,但她默默在心中发愿,一定会圆满一个荣董来护持慈济国际学校。捐荣董的事一直搁在惠英心头。

继2017年8月27日的筹建吉隆坡慈济国际学校义卖会后,志工再次于2019年6月23日总动员,于吉隆坡慈济静思堂及各社区办义卖会来筹募建校经费。惠英觉得这正是捐荣董的时刻,因小儿子明年将会完成学业,而家里省吃俭用也能过日子,她便和丈夫重提捐荣董的事,这次,丈夫没有反对,让她自己决定。

“慈济学校即将建好,正是最需要钱的时候,这时捐出恩俸金,正好应了:取之教育界,回馈教育界。”

6月初,惠英将填写好的荣董表格及一笔二万令吉的款项交上分会,同时表明会以分期付款来支付余额。虽然是分期付款,但她已感到一颗心特别轻安、格外踏实。原来,这笔恩俸金放在银行,对她来说,只是数字而已,不觉得有什么力量;然而,决定捐给慈济国际学校,她反而看见金钱化为砖瓦,建造出有美善、有品德的教育殿堂。

在教书生涯里,惠英看见太多填鸭式的教育,也目睹过校园霸凌事件对学生影响至深,甚至看到孩子因为缺爱而行为偏差,衍生许多社会问题。她了解若没有良好的教育,孩子们会失去未来。她回想自己之前在学校落实静思语教学及推动环保,看到学生们变得懂事懂礼,她深感慈济的教育就是许孩子们一个希望的未来。

◎ 期待孩子成为社会栋梁

捐荣董不仅是为了护持爱的教育,惠英更有着报恩的一念心。原来,当她的妈妈在2009年往生时,她的心情十分低落,幸好,当时有慈济志工前来关怀,看到她的悲伤,便鼓励她参与慈济的大爱妈妈课程,就这样,她因大爱妈妈课程而开始积极当起慈济志工。

谢惠英出席2014年的大爱妈妈十周年庆,她曾因大爱妈妈课程而走出母亲往生的低落。 【摄影:陈国雄】
谢惠英参与慈济后,积极投入志工。图为惠英关怀难民学校孩童。 【摄影:何赞文】

在做志工当儿,她懂得了“行善、行孝不能等”、“知福、惜福、再造福”等人生道理,便兴起要为父母植福的念头。

“但妈妈已经走了,爸爸也在2011年往生,我不知要如何为他们造福。后来,听志工分享为往生的家人捐款,可以为往生者积福积德,当我获悉在建设中的吉隆坡慈济静思堂还需要经费,我便每个月以父母名义捐五百令吉,直到三年后 才停止。”

惠英欣慰自己还能为往生的父母做点好事。而今,她也从教育界荣休,全心投入慈济的教育志业,在慈济安邦合心难民学校陪伴难民孩子学习,目睹孩子们在爱的教育中,忘却离乡背井的苦,勇敢地追求知识,并学习做好人做好事,她就深感教育的力量足以改变孩子们的命运。

惠英欢喜地表示,捐了钱财,换来满心期待,期待吉隆坡慈济国际学校开课后,莘莘学子会孜孜不倦努力学习,成为社会的栋梁。


<注>:

恩俸金:公务员退休时所得到的“奖励金”。

Pin It

延伸阅读